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36章 榜首專業戶
    徐明扶著醫署院墻,千辛萬苦才走了出來,正瞧見柴士奇垂頭喪氣的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柴兄~,留步!”

    柴士奇愕然回頭,見是徐明,忙道:“徐兄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腹痛難忍,快來幫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說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扶住徐明,關心道:“可要為你找醫師診治?”

    徐明曬然道:“我們就是醫師,還去找誰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道:“所謂醫者難自醫,徐兄還是不要推辭了。”

    正談論間,看見陳濟民等人也交了診書走出后院,柴士奇忙招了招手,叫道:“陳兄,過來這邊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,徐明阻攔不及,就見陳濟民和湯世才、黃寧敬三人疑惑的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徐兄、柴兄,有事嗎?”

    柴士奇指了指徐明道:“腹痛難忍,求請陳兄幫忙診治一下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疑惑的看了看徐明,問道:“柴兄所言……”

    徐明忙道:“我就是早晨吃了些生水和熟水以及不知道幾種稻谷、雜糧混合的粥,應無大礙,不牢陳兄費心了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道:“此事簡單,抓些白術、車前子即可”,說完不由分說,招呼湯世才和黃寧敬抬起徐明就走。

    “陳兄,不必如此”,徐明掙扎道。

    “徐兄,不要客氣,能為榜首診治,我等機會難得,哦不,是榮幸至極!”

    “放我下來,哎呦,我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“快到了,堅持一下”,黃寧敬尖著聲音道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今日這么過癮,親手診治了一個病患,又來一個”,湯世才興奮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醫署院內。

    還是那間廳堂,還是那幾張唉聲嘆氣的面孔。

    崔環、郭常、方言,面面相覷的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諸位,說說吧,此事該如何是好”,崔環首先開口道。

    郭常接過診書,翻開道:“徐明診斷錯誤,當取消資格。”

    方言搖了搖頭:“那也未必,萬一丙列叁號確實沒病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病人都是我親自找的,莫非方醫丞質疑我”,郭常叫道。

    崔環擺了擺手:“不要吵了”,瞥見郭常依舊生著悶氣,他繼續道:“郭醫丞,記得前日你曾說過病人數目并未湊齊,此事是否存在紕漏?”

    郭常不敢和他頂嘴,爭辯道:“崔大人,卑職敢以官職擔保,確已查驗多次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,那就依例判徐明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怎可如此”,方言怒道。

    郭常剛想說話,卻見崔環繼續道:“方醫丞勿要激動,若第三場診斷正確的考生人數不足百人,則參照前兩場名次,應取徐明考入醫署。”

    方言知道按此法徐明有極大可能進入太醫署,可仍舊道:“萬一他入了咒禁科怎么辦?”

    此次貢舉太醫署共招生百人,其中醫科四十人、針科二十人、按摩科二十人、藥科十人、咒禁科十人,其中醫科前途無量,咒禁科未來暗淡。

    崔環嘆道:“那也是他的命”,頓了頓他又道:“如是進入醫署后成績優異,可特許他重新選擇。”

    郭常訝然道:“怎可如此,本醫署從未有人能重選科類。”

    崔環思忖道:“此事容后再議,郭醫丞請把眾病人真實病癥診書拿來,我等抓緊查驗其他考生診斷情況。”

    方言沉聲道:“不可,徐明之事不解決,卑職絕不繼續查驗。”

    郭常譏諷道:“方醫丞,太醫署和朝廷衙門可不是你家開的,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!”

    方言解下魚袋放到桌上,一字一句道:“聽聞首場考試時徐明被人污蔑夾帶,幸得金吾衛朗將擔保,此場本人也愿以官職為徐明擔保!”

    崔環看向方言,面露一副“孺子可教”的表情,嘴上卻說:“方醫丞,此時似乎不合慣例,況且我等醫術低下,需請石奉御親自查驗丙列叁號是否患病。”

    方言興奮道:“對,我去找石奉御。”

    郭常氣憤異常,語無倫次道:“崔大人,我們明明討論的是徐明是否誤診,為何要請石奉御親自診斷丙列叁號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,方醫丞不都以官職作保了嗎,我以為郭醫丞贊同呢?”

    崔環撫了撫胡須,又道:“不過方醫丞卻提醒了我,此事該石奉御裁決!”

    郭常詫異道:“明明是崔大人你提及石奉御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不宜遲,方醫丞速去將丙列叁號帶至石奉御府上,我和郭常在石府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”,方言雙手抱拳,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崔大人,你……”,郭常有苦難言,哀嘆不已。

    “如此跑腿小活,方醫丞足可勝任,郭大人無需擔憂。”

    說完,崔環拉起郭常的手向石府走去……

    長安城北,石府。

    石礞趴在床上,仰頭看著聯袂而來的崔環等人。

    “竟有此事,你說徐明判斷病人無病?”

    崔環忙道:“確實如此,他的診書我都帶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拿來看看”,石礞伸出手來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掙扎起身道:“丙列叁號找到了嗎?”

    方言躬身道:“已經帶來了,就在府外恭候。”

    “帶他過來,我要親自診斷”,石礞不容置疑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等等,方醫丞,你去把徐明也召來”,石礞吩咐道。

    方言面露遲疑之色,猶豫道:“方才病人是我找來的,尋找徐明就拜托郭醫丞了。”

    石礞思忖道:“也好,為了避嫌,就由郭醫丞走一遭吧。”

    石礞在大唐醫界輩分極高,郭常雖不情愿,卻也不敢違背,一步三徘徊的走出了石府。

    甫一出門,就見陳濟民等人抬著徐明從街上走過。

    郭常揉了揉眼睛,見被抬之人確是徐明,連忙叫道:“你們幾個留步。”

    幾人專心致志地抬著徐明找藥鋪抓藥,誰也沒有注意到郭常。

    “喂,給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見幾人像沒聽見一般,繼續抬著徐明一路小跑,郭常拔腿追了上去,在第三條巷口才將眾人喊住。

    徐明云里霧里的被抬到街上,又被莫名其妙的抬到石府,此時腹痛已好大半。見找他的人是郭常,忍不住問道:“郭大人找我何事。”

    郭常正思考萬一石礞診斷出‘丙列叁號’果真沒病,該如何收場,聞言心不在焉道:“為你今日診書中“此人無病”之事。”

    徐明興奮道:“我的診斷沒錯吧,是不是通知我繼續當榜首?”

    柴士奇聽聞徐明今日竟敢診斷病人無病,著實嚇了一跳,卻又贊嘆道:“果然榜首不是白當的,臉皮比我們都厚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等人聽到涉及第三場考試,頓時興奮異常,抬著徐明健步如飛的走向石府。

    “諸位,放我下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開玩笑,放你下來我們怎么去石府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腹痛好些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沒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石礞為“丙列叁號”的脈,又看了看他的眼球,一臉凝重道:“把舌頭伸出來。”

    壯漢雖不情愿,還是張開了嘴。

    “近日是否多食豆腐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無飲酒過度。”

    “無。”

    “房中之事可有節制?”

    “啥,你們咋都愛打聽這事,拒絕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你這樣也不會有房中之事”,石礞淡然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、怎能沒有……平康坊我是常客”,“丙列叁號”爭辯道。

    石礞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,而是繼續道。

    “把靴襪脫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脫掉!”

    “不脫!”

    “快點!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你們逼我的”,壯漢哀嘆一聲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“咳、咳!”

    “什么味道,嗆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郭常等人剛回到石府,就見崔環和方言攙扶著石礞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了”,郭常喃喃道。

    徐明吸了吸鼻子,道:“還是熟悉的味道,還是熟悉的配方”,片刻后,他又道:“奉御,‘丙列叁號’可診出病癥?”

    石礞跑了幾步,又不小心扯動傷口,卻還大聲答道:“有個屁病,腳臭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徐明松了一口氣,追問道:“那這次榜首還是我罷!”

    石礞喘著粗氣道:“此事再議,我先喘口氣……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卓越时时彩软件 江西时时彩号码excel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 股票融资利率 qq彩票快3 急速赛车软件 买马网站今晚开什么马 配资炒股秘籍 赌场游戏种类玩法 福彩排列7奖金多少 国内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吗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电脑板公布结果 777娱乐游戏城 中彩双色球综合走势图 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今日全球股市行情 江苏快3跨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