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35章 此人無病
    昨夜韓雨晴為韓春方熬藥徹夜未眠,臨近天明時才靠在桌旁小憩一會。

    剛睡著,就聽院中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。

    韓雨晴怕下人在廚房誤碰藥罐,連忙推門出來,瞧見徐明攝手攝腳的向外走,輕聲問道:“這么早就出發了嗎?”

    徐明嚇了一跳,拍拍胸口道:“今日貢舉第三場,我怕遲到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“噢”了一聲,旋即道:“我給你煮點粥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訝異道:“你會做飯?”

    韓雨晴脆聲道:“不會,我只會熬粥。”

    見徐明似笑非笑,她又道:“你吃不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、怎么不吃!”

    韓雨晴款步走向廚房,徐明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徐明眼中,韓雨晴是一個執迷醫道的大家閨秀,兩人主要的交集也止于此。此時見她在伙房熟練的洗米、生火,徐明忍不住問道:“你怎么會自己煮粥。”

    “我喜歡熬藥,兩者方法總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徐明詫異道:“你不經常煮?”

    韓雨晴托著腮想了一下:“倒也煮過幾次,不過都給二弟吃了,味道怎么樣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聽說韓朗曾吃過她煮的粥,頓時放下心來,幫她一起添柴。

    火勢越來越旺,不一會鍋內就沸騰起來,粥水撲遍砂鍋內外。

    “煮粥該用文火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我忘記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無語的翻了個白眼,連忙隔布拿起蓋子。

    韓雨晴伸頭過來看了一眼道:“呀,水都干了”,說罷,她拿起瓷碗盛了生水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徐明嘴角抽動,對她會煮粥產生了深深的懷疑。

    水少加水,水多加米。

    如此三四次,“粥”總算煮好了。

    “趁熱吃吧”,韓雨晴如釋重負般把碗端到徐明面前。

    徐明看著那碗漿糊般的“粥”,艱難的咽了咽口水,剛想拒絕,忽然看見韓雨晴充滿期待的目光,還是咬牙端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好吃嗎?”

    “嗯,真香”,徐明味同嚼蠟,僵硬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那我有空就給你煮”,韓雨晴喜上眉梢,高興道。

    徐明哭喪著臉,吱嗚道:“算了,額,我是說在太醫署門口的包子鋪吃飯很方便,你不用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道:“快吃吧,吃完讓劉茂駕車送你去醫署。”

    徐明端起碗,屏住呼吸一口氣把粥喝光,抹了抹嘴道:“不用了,我正好活動一下,跑步去太醫署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太醫署外,雖剛清晨可早已車水馬龍,許多考生早早排起了隊。

    貢舉第三場雖是三場考試的最后一場,卻意義最重,決定著能否進入太醫署學習,能否成為大唐官府認可的醫師。

    “鐺”,入場鑼聲響起,考生井然有序的進入醫署。

    崔環此番親自站在正門,監督各醫工對考生驗身。他看了半天,見十之八九的考生都已入場,不禁疑惑道:“為何不見雙榜榜首。”

    方言皺眉道:“不該啊,莫非徐明棄考?”

    崔環嘆氣道:“若是如此,就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大唐文風鼎盛,一般人家多要求子女走科舉之途,行醫門檻極高,崔環和方言正是擔心徐明因故不能堅持。

    正急切間,就見徐明從巷口處緩緩跑了過來,到門口對二人行禮道:“二位大人好。”

    崔環欣慰的點了點頭道:“快進去吧,考試要開始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面色古怪,捂著肚子道:“大人,學生想問茅房在何處?”

    崔環見他漲紅了臉,笑著指了指院內西側。

    見徐明快步跑了過去,崔環道:“我還以為榜首不會緊張,沒想到會膽怯腹瀉。”

    方言滿臉贊同道:“終究是年輕人,沒見過世面。”

    崔環道:“你去跟值守說一聲,等徐明一小會兒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

    第三場考試地點在太醫署后院,徐明拖著半虛脫的身體趕到時,院中已擺滿圈椅,或站或坐擠滿了人。

    依往年例,此場考察學生診斷能力,每名考生需根據少量提示診斷出病人病癥,并對癥下藥。

    “鐺、鐺”,兩聲鑼聲后,崔環走到院中央大聲道:“下面宣讀貢舉第三場考試規則,諸生排隊取號、對號尋人,病癥診斷無誤并對癥下藥者,計為優等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議論紛紛,徐明心情還算平靜,只是肚中一陣陣疼痛,讓他難以忍受。

    他暈乎乎的走到醫署值守面前,剛欲伸手取蠟丸,卻聽值守道:“剛才那名考生多拿了一個,正好給你。”

    徐明也未多想,伸手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丙列叁號”

    徐明緩步走了過去,見丙列叁號圈椅上坐了一名中年壯漢。

    崔環見眾考生盡皆找到位置,咳了一聲道:“病人手中有一紙團,作為提示,諸位在三炷香內務必寫明病癥,并對癥下藥,超時者視為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頓了一下,他又道:“貢舉第三場,現在開始,請金吾衛和太醫署值守入場維持秩序!”

    眾人聞言趕緊忙碌起來,諾大的后院熱火朝天。

    徐明向坐在圈椅中的壯漢行了個禮,從他手中接過一個紙團,捻開后卻只見“足痛”二字。

    徐明連忙蹲下,隔著靴子在壯漢腳上按了起來,邊按邊問:“是這里疼嗎?”

    在按到左腳大趾骨時,那壯漢皺眉道:“哎呦,就是這里,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心道:“這下壞了,趾骨疼痛原因多樣,單靠望聞問切很難辨別。”

    他隨即問道:“疼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、四天”,壯漢答道。

    徐明伸手為壯漢號了脈,又見他眼神清澈,隨即疑惑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伸出舌頭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“把靴襪脫下來。”

    壯漢嚇了一跳,踟躕道:“真要這樣嗎?”

    “嗯,抓緊時間!”

    “這可是你讓的,一會別怪我”,壯漢邊脫靴邊嘟噥道。

    一股濃郁的刺鼻氣味浮到空氣中,引得四周考生紛紛捂鼻側目。

    徐明卻全不受影響,低頭觀察起來。

    “趾骨無變形、無傷口。”

    “北方天燥,應排除風濕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健壯年輕,骨質增生不大可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見徐明搖頭晃腦的自言自語,壯漢忍不住問道:“我所患何病。”

    徐明遲疑道:“還未確診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啊,看看其他人早就動手寫診書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沒有理他,繼續問道:“近日可食豆腐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可曾宿醉飲酒?”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……房中事過度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……”

    壯漢穿上鞋襪,怒道:“某不看病了,你怎[筆趣閣 www.biqugeso.info]么凈問些沒用的!”

    徐明忙拉住他道:“這些關乎病癥診斷,請老哥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中年壯漢坐回圈椅中,嘴上依舊罵罵咧咧不停。

    徐明思索片刻,問道:“兄臺何以為業?”

    “武士。”

    “在何衛營?”

    “神策軍。”

    徐明恍然道:“失敬。”

    他越來越迷惑,心中思忖:“此人年富力強,脈象平穩,眼底清澈,無外傷、無風濕、也不是痛風,為何大趾骨會痛。”

    見壯漢煩不可耐,徐明沉聲道:“兄臺還需明言,可有、可有房中事過度。”

    壯漢一下跳了起來,怒氣沖沖道:“我連家室都沒有,哪來的房中之事,簡直是故意揭短,我死也不診斷了!”

    說罷,他踢倒椅子,健步如飛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名醫署值守見狀,連忙將他勸了回來。

    徐明看著兩人爭執,若有所思的在診書上寫明病癥,快步交到值守手中。

    崔環和方言自考試開始后一直盯著徐明的動作,此時見他第一個上交診書,忍不住一起走到醫署值守旁,翻看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”崔環驚呼道。

    方言也湊頭過來,只見十幾頁折好的診書上只寫了四個大字:“此人無病!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广东11选5怎么玩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丿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广西快3和值走势 内蒙古快3走势图跨度 美东二分彩是官网开奖吗 管家婆精选资料心水网 哪个股票推荐网好 天津快乐10分布图 黑龙江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下载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江苏快三下载安装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规则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广东快乐10分投注网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