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33章 徐明非韓明
    韓家醫館門外,劉冬生攙扶著趙蘭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趙大娘,這里就是韓府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兒可真氣派,我們如此找來會不會給明兒丟臉?”

    劉冬生遲疑道:“明哥是韓府女婿,怎會丟臉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站在韓府門前的家仆,對趙蘭道:“大娘稍等,我去讓他們通稟”,說完徑直走向韓家醫館。

    一名門房迎了上來道:“看病請從側門入大堂!”

    劉冬生道:“我不看病,我來找徐明,麻煩代為通稟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韓家女婿,徐明。”

    門房斜眼瞧了瞧劉冬生,不屑道:“韓府沒這人。”

    劉冬生詫異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門房取笑道:“韓明倒是有一位,你找不找?”

    “韓明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即為贅婿,徐明理應改姓韓,是為韓明。”

    劉冬生臉色一陣青白,失聲道:“怎會如此!”

    趙蘭也快步過來,扯住那名門房厲聲問道:“你說徐明改了姓?”

    那門房有些心虛,小聲道:“你又是何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徐明他娘!”

    門房心道:“玩笑開大了”,口中卻說:“他、他不在家,去了太醫署。”

    趙蘭頹然道:“快告訴我,他果真改了姓嗎?”

    那門房不理會她,大聲道:“快些離開,莫要在此聒噪。”

    劉冬生怒道:“這就是韓家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“穿的像個叫花子,誰知你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劉冬生還待爭論,趙蘭卻拉住他道:“我們去太醫署找徐明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太醫署門口,放榜已久,大半考生卻還未離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無聊,一堆人圍在一起玩草藥!”

    柴士奇罵罵咧咧的從人群中擠出來,隨即瞪大眼睛道:“徐明!”

    原本專心致志研究草藥眾位考生齊刷刷的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徐明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快抓住,別讓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過來給老子講講,這兩株草藥如何辨別……”

    陳濟民也掙扎著站了身來,滿眼希冀的望向徐明。

    瞧見眾人露出在平康坊挑選姑娘般灼熱眼神,徐明頓時嚇得渾身一抖。

    “諸位這是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榜首徐明,快給我們解釋一下如何辨別這幾株草藥。”

    幾個呼吸的時間,徐明就被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一名考生道:“我瞧著這兩株皆為黨參,徐兄以為呢?”

    “此株植根肥大,應為黨參,另一株植根上粗下窄,是為防風。””

    另有一人道:“我說這株是白術,烏心志卻說是菊三七,徐兄來評評理。”

    “白術味香,菊三七味苦,兩位自己嘗嘗。”

    “雞血藤和大血藤如何分辨”

    “性狀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舉著草藥,你一言我一語向請教徐明辨別之法。

    湯世才和黃寧敬攙扶著陳濟民,卻無論如何也沒能和徐明搭上話。

    柴士奇見無人理會自己,獨自走到紅榜前望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名列一百八十三名!”

    沒人理他。

    “哇,徐明,你真是榜首!”

    沒人理他。

    柴士奇興奮地跑到人群前,大聲喊道:“徐明,我們押中了!”

    “喂,徐兄,我們押中了,發財了!”

    苦于無法跟徐明搭上話,柴士奇扯住一人道:“老兄,給我讓個位置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不耐煩的推了他一把,喝道:“走開,我正聽得過癮呢!

    柴士奇往后退了幾步,嘟囔道:“幾根破草而已,有什么好得意的!”

    說罷,他突然想起什么,轉身快步離開,誰知剛走兩步,就撞到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,疼死我了”,柴士奇倒退兩步,夸張喊道。

    劉冬生也嚇了一跳,揉了揉胸口道:“有那么疼嗎?”

    柴士奇大聲道:“走路不長眼睛,若是耽誤了我賺錢大計,保準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    劉冬生歉然道:“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小跑離開,卻聽劉冬生喊道:“老兄慢走,我想打聽一下徐明可在此處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劉冬生有些底氣不足,小聲道:“徐明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走了回來,看向劉冬生和趙蘭,疑惑道:“找徐明何事?”

    劉冬生指了指趙蘭道:“這是他娘,我們來看看他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行禮道:“大娘好,我去替你們叫他。”

    他揚眉吐氣的走到人群旁,大聲喊道:“徐明,你娘來看你了,快死出來罷!”

    還是沒人理他。

    柴士奇怒不可竭,推開眾人對徐明道:“大娘來看你了,別在這假冒教書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怔怔的看著他,疑惑道:“我娘來了,在哪呢?”

    柴士奇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徐明分開眾考生,跑了出來,拉住趙蘭的手,興奮道:“娘,你怎么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冬生聽說你參加什么考試,特意帶我過來瞧瞧你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向劉冬生道:“路遠難走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劉冬生擺了擺手,問道:“明哥,考的如何”

    徐明饒了饒頭,尷尬道:“還湊合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湊了過來,曬然道:“榜首竟然才算湊合,還讓我們怎么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嗎,我兒是榜首?”

    徐明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:“才兩場而已,第三場還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趙蘭喜極而泣:“好、好,定一你看到了嗎,我兒是榜首!”

    徐明抬起袖口幫她擦干眼淚,溫聲道:“娘,你這是何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高興的,我兒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見兩人風塵仆仆,滿腳濕泥,眼中一酸道:“娘、冬生,你們還沒吃飯吧,我帶你們回韓府。”

    聽到韓府二字,趙蘭看了劉冬生一眼道:“不用了,冬生娘獨自在家無人照料,瞧見你都挺好,娘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尚有一事娘要親口問你,聽說你改姓韓了?”

    徐明不解道:“沒有,誰說的?”

    劉冬生忿忿不平道:“韓府家仆……”

    趙蘭打斷道:“沒有就好,娘和冬生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若有所思,見二人堅持回徐王村,無奈道:“那我幫你們找輛馬車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二人回答,徐明對柴士奇說:“柴兄,再借我點錢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強顏歡笑道:“我、我都押注了,沒有了。”

    趙蘭忙道:“明兒,不用浪費了,娘和冬生走回去。”

    徐明也不愿再求其他考生,見狀大聲道:“等我一會”,說罷跑向對面街角處。

    陳濟民看著徐明幾人,向湯世才道:“他真是一介白衣,醫術如此高明,讓人敬佩。”

    湯世才見他拿得起放得下,松了一口氣,忍不住道:“徐明果然是個人才,我等確是技不如人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臉上一陣紅一陣白,嘀咕道:“我去道歉便是!”

    見徐明從街角回來,陳濟民、湯世才、黃寧敬三人快步上前,躬身行禮道:“徐兄高才,在下佩服。”

    徐明一頭霧水的看著他們:“你們這是?”

    湯世才道:“今日多有得罪,徐兄海涵。”

    說罷,三人也不解釋,拱了拱手離開。

    徐明疑惑的看了看柴士奇,卻見對方也滿臉困惑,他無奈的笑了笑對趙蘭道:“娘,帶上幾個包子路上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

    看著劉冬生攙扶著趙蘭離去,徐明雙拳緊握,暗下決心:“枉我兩世為人,竟不能給唯一的親人優渥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今世,定要出人頭地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垂臨,韓家醫館大堂。

    韓雨晴今日入尚藥局值守,此時才回,一進門就看見徐明獨自坐在大堂。

    “徐明,爹爹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已經醒了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今夜我來照顧他,你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站住,我有事找你”,徐明聲音不大,卻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韓雨晴停住腳步,疑惑的看著徐明,見他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,小心問道:“對了,忘記問你今日放榜了嗎?”

    “放了!”

    “結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榜首!”

    韓雨晴纖手捂嘴,隨即笑道:“那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一字一句道:“該恭喜你們韓家!”

    韓雨晴不解道:“此話怎講,呀,莫非朗兒也上榜了?”

    “沒有,他未能進入第三場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說恭喜韓家?”

    “我都要改名姓韓了,為何不是恭喜韓家?”

    韓雨晴越聽越迷惑,耐著心思道:“誰說你要改名了?”

    “阿福。”

    “門房阿福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,你莫生氣,我讓劉茂教訓他。”

    徐明突然笑了:“那、那也不必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嗔道:“就知道你在假裝生氣,我去照顧爹了。”

    看著韓雨晴綽約無比的身影,徐明喃喃道:“我裝的不像嗎……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玩法 浙江11选五技巧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百度 广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号码 广西快三豹子走势图 三分彩预测 快乐双彩的胆拖投注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排列五怎么玩详细介绍 查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东方6十1中奖查询表 3开机号试机号近10期 安徽股票配资网 河北快3和值尾振幅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单双技巧 幸运农场赚钱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