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32章 依舊榜首
    貢舉第二場依舊是隔日放榜,太醫署外前來等候放榜的考生少了些許,可依舊把院墻圍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陳濟民、黃寧敬和湯世才三人早早從客舍趕來,站在了最前方。

    “濟民兄,為何今日沒看見徐明”,黃寧敬踮起腳尖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許是怕你奪得榜首,使他難堪,故意不讓我等瞧見”,黃寧敬輕蔑道。

    陳濟民笑道:“寧敬說笑了。”

    湯世才也道:“徐明已經道歉了,黃兄莫非還在介懷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道:“你們沒有見他得意的樣子,說什么三四天背下七本醫書,鬼才相信。”

    湯世才反問:“也許世上真有這樣的天才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剛說一半,只聽太醫署的大門嘎吱一聲敞開,幾名醫署值守從院內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貢舉第二場張榜,諸位先行回避......”

    眾人忙閃開一條路,幾名值守托著榜單魚貫而入。

    與筆試相比,第二場依舊只有七成左右考生能夠入圍,因此此番只張貼紅榜五份,每份署名四十。

    隨著紅榜徐徐展開,眾人便急不可待的圍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徐明,又是徐明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莫非鑒別草藥時他也一株未錯!”

    “兩場榜首都是同一人,定有內幕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陳濟民直勾勾的看著紅榜,一時間天旋地轉,四周嘈雜的聲音無比諷刺的沖擊著他的腦海。

    什么少年名醫,什么華佗再世,這些名頭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原來我什么都不是!”

    湯世才和黃寧敬雖與陳濟民相隔千里,但同為少年醫師,這些年大家惺惺相惜。況且貢舉開始后三人住在同一客舍,彼此有了了解,二人早被陳濟民醫術造詣折服。

    此時見陳濟民臉色蒼白的站在那里,忍不住好言寬慰。

    “恭喜陳兄,依舊名列前茅。”

    “陳兄不必介懷,下一場還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仿佛沒有聽見兩人的話,邁步走向張榜的太醫署值守。

    湯世才和黃寧敬對望一眼,忙追上去拉住他,陳濟民甩開兩人的手,向其中一名值守道:“大人,可否說明一下第二場取次規則?”

    那名值守猶豫道:“我等只是普通醫工,無法回答此事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道:“可否請太醫署大人前來解答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這,恐有不便。”

    見那名值守不肯,黃寧敬也起哄道:“取次不公,我等不服!”

    名次高的,認為自己應該更高。名次低的,則認為熱鬧大了更好看。

    于是黃寧敬一聲高喝,得到了大半考生附和。

    “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快出來解釋!”

    吵鬧聲越來越大,不多時,一名高瘦醫官黑著臉從醫署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幾名醫工圍了過去,恭敬道:“范大人。”

    范天“嗯”了一聲,看向眾考生。

    “當眾吵鬧,成何體統!”

    眾人不敢說話,唯獨陳濟民仰起頭大聲道:“我等只想知曉第二場取次規則,請大人解答。”

    范天思索片刻,沉聲道:“如此也好,便讓你們死了心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場考試草藥鑒別,優等五人,良等三十三人,中等九十一人,差等一百二十六人,不入等四十六人。

    眾人凝神傾聽,范天繼續道:“等第相同,則按第一場位次取次,兩場皆同,則第二場耗時少者為先。”

    見范天避重就輕,陳濟民問道:“學生斗膽,想知道優等五人都有誰。”

    范天翻了個白眼:“這,無需公開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見陳濟民難以問出結果,忙向前走了兩步。

    湯世才怕他闖禍,拉住他道:“不要沖動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按下湯世才的手,又起哄道:“優等有內幕,請范主藥釋疑。”

    范天皺了皺眉,見有失控之勢,便朗聲道:“優等五人為陳濟民、烏心志、莊士敬、惠時友、徐明。”

    聽聞徐明果真得了優等,陳濟民一跤跌在地上,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黃寧敬也思忖道:“這小子運氣真好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周圍,見眾人臉上掛著震驚、恍然、羨慕的樣子,忍不住叫道:“徐明在貢舉之前一名不顯,何以連奪兩試榜首,莫非韓家上下打點了?”

    這一句話,又讓局面失控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扯到韓家去了?”

    “咳,你還不知道吧,徐明是韓府贅婿。”

    “噢,這不是有辱斯文么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范天皺眉道:“仁禮存心者為醫,你們如此詆毀別人安了什么心!”

    他聲音不大,卻像一把刀插了過來,有自知者早已燥紅了臉。

    范天見黃寧敬不再煽風點火,瞪了他一眼道:“徐明術高德正,他鑒別的那包草藥,爾等未必識別的出一株!”

    黃寧敬張了張嘴,卻想不出反駁的話。

    “散了吧,明日舉行第三場考試,只取百人進入醫署學習,諸生回去準備罷!”

    按往年例,醫署每試招生七十人,如今取生百人,已屬擴招。

    許多考生見沒什么熱鬧可看,又被范主藥訓誡一番,便三三兩兩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范天滿意的點了點頭,向幾名醫工道:“勿生事端,看管好紅榜”,說完邁步走進醫署。

    哪知剛進大門,陳濟民忽然追了上來,跪地道:“求大人允我查驗徐明那份草藥。”

    兩名醫工連忙大聲斥責:“豎子敢爾!”

    陳濟民伏地不起,哀求道:“求大人成全。”

    范天譏諷道:“此事不難,等你成為尚藥局奉御那天自己來取吧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和湯世才擔心陳濟民,也從門縫中擠了進來。

    見陳濟民跪地苦苦哀求,黃寧敬忍不住幫腔道:“若無內幕,為何不能公開徐明的那份草藥。”

    范天怒道:“你的書都讀到哪里去了,還要不要讀書人的臉!”

    此話已經極重,換做一般考生早就羞愧難當。

    可黃寧敬出身世家,從小頗得寵愛,長輩在隴右官場又頗有人脈,因此根本無懼范天。

    “不讓查驗,就是心中有鬼。”

    范天氣急:“滾出醫署!”

    “不拿出草藥包,我等決不罷休!”

    正僵持間,忽見崔環從內堂走了出來,朗聲問道:“范主藥,何事?”

    范天忙收起怒容,講明經過。

    崔環笑道:“這有何難,想看就讓他們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,不合規矩......”,范天猶豫道。

    “無礙,我太醫署數年才出這么一位天才,當真要好好宣傳一番!”

    “崔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去取草藥包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徐明昨晚整夜未眠,今早韓家眾人忙著照顧韓春方,無人送他前來醫署。

    本以為醫署門前空無一人,可徐明匆忙趕到時,卻見依舊人滿為患,似乎考生們圍在一起研究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株和那株很相似,李兄你辨別出幾株?”

    “慚愧的很,一株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這包草藥也太奇特了,竟兩兩相似......”

    陳濟民坐在太醫署門前石階上,聽著眾人議論紛紛,口中喃喃道:“我服了,此人真乃醫學天才!”

    湯世才點頭道:“如此一來,倒顯得我等小肚雞腸。”

    黃寧敬垂手握拳,滿臉無奈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當,我去向他道歉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見大家冷落紅榜,便獨自走了過去查看起來。見榜首下書“徐明”二字,終于長出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主考沒騙我,果然一株也未認錯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不是吧,賭局竟開到醫署門口!”

    “兄臺,快借光,讓我瞧瞧!”

    柴士奇也徹夜未眠,趕到醫署時見眾人圍在一起,一時賭癮難忍,竟忘記看榜,一頭扎進人堆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中国福利彩票安徽快三 广西11先5开奖走势图 今日上证指数k线图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规则2019 双色球走势图 近30期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河南快赢481的技巧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有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大乐透玩法开奖结果 新手200元可以炒股吗 福利彩票玩法介绍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