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9章 宮廷廷杖
    “鐺”的一聲,貢舉第二場考試的鑼聲響起,考生魚貫而出,徐明也隨著陳濟民等人走出了太醫署。

    “徐兄,明日放榜后,不管孰高孰低,我等一定把酒言歡”,陳濟民朗聲道。

    徐明抱了抱拳,回答道:“一言為定!”

    “告辭。”

    “告辭!”

    徐明看著陳濟民、湯世才和黃寧敬三人離去,回頭對柴士奇道:“柴兄,方才怎么表現的對我那么沒信心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愁眉苦臉道:“陳濟民第二場得了個優等,你還怎么比。”

    徐明道:“按貢舉規則,兩人第二場皆為優等,名次該如何取?”

    “依筆試名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柴兄安心下注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說完,從竹箱中拿出紙筆,伏在墻上寫下:元和八年九月二十,京兆府長安縣徐王村人徐明向柴士奇借款五千文,月內還清......

    寫完后,徐明用嘴吹了吹墨跡,遞給柴士奇道:“查驗一下有無疏漏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伸手接過,眼巴巴的看著他道:“聽說你是韓府贅婿,要不把這一條也寫上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面色一沉:“怎么,柴兄不信任我!”

    柴士奇認真的看了看借款書,緩緩道:“也不是不信任,只是好奇韓府家大業大,為何你會向我借錢。”

    徐明道:“他們是他們,我是我,再說咱們是合作關系,并非單純借錢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道:“合作可以,先要告訴我你第二場考試的等第。”

    “優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徐明心中不快,不耐煩道:“不信就算了,錢到底借不借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圍著徐明轉了一圈道:“怎么看你都像正人君子,罷了,隨我去居處取錢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了看天色,見烏云密布,說道:“要下雨了,我要趕回韓府,今晚幫我把五千錢都押注在我自己身上,就不去你那里取錢了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長大了嘴,低聲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了看四周,未發現韓雨晴等人的身影,不禁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”,一聲悶雷在空中響起,大風驟起。

    深秋之季,少見如此陰沉天氣,徐明暗叫糟糕,快步向韓家醫館方向跑去,邊跑邊向柴士奇喊道:“如果這場押中了,賠金不用拿回來,下場直接押我榜首。”

    “瘋了!”

    柴士奇怔在原地:“十足一個瘋子”,說完抬頭看了看天,罵道:“什么鬼天氣,說變就變。”

    說完也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大明宮、紫宸殿,內堂。

    李純一身便服,端坐在圈椅上,宰相李吉甫和太常卿權德輿躬身在旁。

    “東受降城受災已久,就依李愛卿之意,四百在籍兵丁全部遷往天德軍轄地。”

    李吉甫躬身道:“圣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李純道:“告訴周懷義好生安置。”

    李吉甫知他說的是豐州刺史周懷義,忙道:“可需戶部調撥錢糧。”

    李純面色一沉:“朕的錢糧另有他用,讓他自己想辦法!”

    李吉甫本想再為周懷義爭點好處,忽然瞧見李純面露不耐,忙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去擬詔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李吉甫轉身退下,李純看了看依舊站立不動的權德輿,挑眉道:“權愛卿對此事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權德輿回過神來道:“啥?”

    李純雙手扶著圈椅站了起來,走到桌邊拿起一本奏折隨意翻了翻,漫不經心道:“韜光養晦朕不怪你,可若是陰奉陽違,就不是罷相那么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忙道:“請圣人明示。”

    李純搖了搖頭道:“你這個老狐貍,明明不贊同將東受降城受災兵籍轉至天德軍,為何卻不發一言......“

    權德輿不敢說話,依舊做傾聽狀。

    李純大聲道:“怎么,罷相你就不愿再為朕獻計謀略了?”

    權德輿慌神道:“臣不敢,只是賑災濟民非臣職責所在。”

    李純“啪”的一聲合上了奏折,不滿道:“那你倒是說說,何事是你職責。”

    “祭饗、鼓吹、醫署、宗廟、卜筮、禮儀.......”,權德輿一板一眼的答道。

    李純怒不可竭,抬起腿一腳踢在權德輿身上,喝道:“住嘴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倒退兩步,跪地不起。

    李純丟下手中奏折,咒罵道:“看看吧,你的“職責所在”耗費了朕多少錢糧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自知今日被李純傳到紫宸殿內堂準沒好事,聞言也不去撿那本奏折,沉聲道:“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李純繼續發火:“耗費錢糧也就罷了,太常寺但凡有半點成績,朕也無話可說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顫聲道:“圣人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隆”天空悶雷驟響!

    李純喘著粗氣坐到圈椅上,良久才道:“仙方如何了?”

    權德輿渾身抖動,俯首叩頭,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李純啞著聲音:“怎么,你聾了,我問你仙方參解出來沒有?”

    權德輿小心道:“已著尚藥局會同太醫署熬制,只是仙方甚為古老,一時還未能參解。”

    李純向前傾了傾身子,譏諷道:“石礞和崔環的本領朕心中有數,指望他們熬制,朕恐怕享用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惶恐,近日得石礞回報,已在長安遍尋名醫,共同參解仙方。”

    “哪個名醫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答道:“韓春方、張明等數位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個朕召了幾次也不來尚藥局供職的韓春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純又問道:“張明是何人?”

    權德輿遲疑片刻道:“似乎是韓春方之徒。”

    李純騰地站了起來:“胡鬧,一介布衣也就罷了,連徒弟也召來了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頭低的更深了。

    堂內突然變得異常安靜,只有君臣二人的呼吸聲,窗外雨嘩啦啦的下了起來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李純才道:“既然你們拿朕的長生當兒戲,就別怪朕不顧君臣情誼,出去自領廷杖二十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冷汗直流,卻又不敢辯解,只好答道:“臣遵命!”

    說完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,可久跪不起,腿腳酸痛,權德輿又直挺挺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李純見他老態畢現,又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“罷了,此次饒了你,限太常寺半月之內參解出仙方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爬起身來,感激零涕道:“謝圣人恩典。”

    李純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微臣告退!”

    哪知剛到門口,就聽李純對侍奉太監道:“著金吾衛將石礞、崔環,噢對,還有那個韓春方、張明一起帶至宮前廷杖。”

    權德輿渾身一震,緩緩退出殿門。

    殿外,一道閃電劃過天空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太醫署和韓家醫館距離不遠,徐明本以為可以在雨前跑回醫館,誰知剛到中途,雨滴接連落下。

    他今日出門匆忙,未帶雨具,此時只得加快腳步,爭取早點趕回醫館。

    不料天不憐見,沒走幾步,大雨狂瀉而下,點滴成線。

    徐明見不遠處有間宏大寺院,上書“薦福”二字,便慌忙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隨臺階而上,僅幾步功夫就已渾身濕透。他躲到寺院門下擰干衣服,又整理了一下頭發,恍惚中聽見門內傳出說話聲音。

    “施主,已到閉寺時辰,請你前往門外避雨。”

    “小長老,佛家有慈悲之心,如此大雨怎能把我往外趕”,一個清脆的聲音反駁道。

    小和尚唱了個佛號:“阿彌陀佛,今日并非本寺香會,施主擅闖清凈之地,方丈已容你燒香禮佛,不可再造次了。”

    那香客怒道:“薦福寺竟如此待客!”

    小和尚嘆道:“施主,此時天色已晚,本寺確有不便,還乞見憐。”

    隨即嘎吱一聲,有人推開了大門,又轟然關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徐明抬頭望去,就見一名身著棗紅襕袍,身材瘦弱的“男子”從寺內狼狽摔出。

    “本少爺和你們沒完”,那人腳步不穩,嘴上卻不肯服輸。

    徐明見“他”東倒西歪,幾欲摔倒,忙大聲道:“兄臺小心。”

    此時烏云密布,天色昏暗,薦福寺前地形空曠,又荒煙蔓草,本就光怪詭異。

    駱書蝶全未料到此處有人,驚慌失措下一腳踩空,沿著濕滑的臺階跌落下去......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苹果手机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山西快乐10分钟开讲结果 四川体育彩票中心 香港二分彩走势图 喜乐喜乐彩玩法 湖北l1选5开奖结果 用配资炒股可行吗 如何投资理财 河北快三和值图片 新手用什么app炒股 股票分析师介绍 吉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苏快三走势图今天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和值表 股票融资贷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