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7章 貢舉第二場
    是夜,韓家醫館。

    韓春方今日又被太常寺召去,已至日暮還未歸來,韓夫人焦躁不安的到院門處迎接。

    見一輛馬車徐徐弛來,韓夫人忙命人挑著燈籠迎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阿郎回來了”,劉茂大聲喊。

    韓春方下了馬車,一臉疲倦道:“劉茂,不要喧嘩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韓夫人見他滿臉嚴肅,忙問道:“老爺,發生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搖了搖頭:“沒什么,叫徐明、韓朗和吳嚴去大堂候我。”

    劉茂唱了個喏,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”,韓春方叫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辛苦夫人轉告他們三人,今日我已探聽到明日考試內容為鑒別草藥,讓他們好生準備。”

    韓夫人應了一聲,隨即反應過來道:“明日就考,此時已晚,該如何準備。”

    她又埋怨道:“老爺既已得知考試內容,為何不早些回府告知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一臉不耐,厲聲道:“夫人勿要多言!”

    韓夫人極少見他發火,愣了一下道:“老爺,今日去太常寺可曾遇見不順之事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煩惱道:“婦道人家懂什么!”

    隨即一甩袖子,搶過劉茂的燈籠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幾人不明所以的看著他,韓夫人壓下怒火,滿臉委屈的向內宅走去。

    她跟在韓春方身后,見他進了房間竟端起茶杯摔在地上,一時嚇得不敢說話。

    韓春方繼續發泄道:“仙藥、仙藥,我是醫師,哪里熬的出什么狗屁仙藥!”

    韓夫人聽得云里霧里,見他臉上出現從未有過的煩躁,擔心道:“老爺稍安勿躁,有何難處可對我說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癱坐在桌邊,喘著粗氣道:“長生不老,呵呵,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誰要長生不老”,韓夫人關上房門,聽到韓春方的牢騷,便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韓春方有氣無力的抬起手,向宮城方向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你說圣人”,韓夫人話一出嘴,便自知失言,嚇得趕忙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韓春方瞥了她一眼,緩緩點了點頭道:“邪道公孫元向圣人獻上仙方,圣人命太常寺召集我等醫師熬制。”

    韓夫人詫異道:“煉丹不是道士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韓春方激動道:“不是丹藥,說是古時流傳下來的仙方,據說有益壽延年之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哦,太常卿權德輿大人怎么說”,韓夫人問道。

    “哼,權大人自顧不暇,去年剛被圣人從宰相的位置上趕了下來,如今事發竟將我等推到前來,真乃小人行徑”,韓春方不屑道。

    韓夫人試探道:“仙藥熬不出來嗎?”

    韓春方譏笑道:“那藥方簡直狗屁不通,我看倒是邪方,如何熬制的出?”

    他越說越激動,突然站起身來,握拳道:“若是繼續折騰下去,長安醫界將永無寧日。”

    韓夫人嘆了一口氣,又想起了什么,大聲道:“那你還讓晴兒進入尚藥局”,頓了一下她又道:“糟了,朗兒今日還通過了貢舉筆試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道:“早知如此,不如讓他們做個閑散富翁。”

    韓夫人起身激動道:“不行,我要讓他們退出貢舉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無奈道:“晚了,圣人今日口諭我和石礞,此方熬制不出則滿門發配,韓家已經沒有退路了!”

    韓夫人“啊”的一聲跌坐下去,顫聲道:“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韓春方重壓之下,竟全不關心徐明三人之事,用力揉了揉頭,喃喃道:“此事難解。”

    韓夫人忙道:“是不是吩咐下人,收拾細軟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白了她一眼道:“事不至此,容我想想辦法!”

    韓府內宅,今夜燭火長燃......

    農歷九月二十,貢舉第二場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此次考試地點仍為太醫署,此署學舍極多,三百一十位考生被分為十組進行考核,每組設一名主考官,兩名巡視官,金吾衛協同維持秩序。

    徐明等人一早就趕到太醫署,韓雨晴今日尚藥局當值,未曾前來相送。

    驗明正身、查驗夾帶、排隊候考,一系列流程讓徐明恍惚回到了高考的時光。

    他環顧四周,發現當值的都是金吾衛,想起該當面向周通道謝,便走到一名武士面前問道:“周朗將可在此處?”

    那名武士還未答話,卻聽醫署值守大喝一聲:“考生退下,不然取消資格。”

    徐明灰溜溜的退到隊伍中去,低頭想:“筆試榜首似乎在第二場考試中沒什么用啊”

    正走神間,忽聽一名醫署值守叫道:“徐明何在,上前抽簽。”

    徐明心道:“看來也不是一無是處,最起碼能優先抽簽。”

    隨即走到前面,伸手從木箱中抓了個紙團出來遞給醫署值守。

    “丁字捌號”,那名醫師向登記人員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郭常站在角落里,側身向身旁一人小聲道:“丁字捌號,去準備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點了點頭,轉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郭常盯著徐明的身影,見他走到丁號學舍,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:“小子,這次你躲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待所有考生抽完簽,貢舉二試的鑼聲正式敲響。

    “丁字壹號盧之峰進入學舍,丁字貳號吳榕之準備”,丁號學舍前,一名醫署值守人員喊道。

    盧之峰緩步走入學舍的一剎那,徐明偷瞄了一眼,見學舍門口站立醫署值守一名,堂內坐了主考官和謄寫各一名,頓時放下心來:“原來場面也沒那么嚇人。”

    半柱香后,盧之峰一臉笑容的走了出來,吳榕之連忙問道:“盧兄,考什么內容。”

    盧之峰興奮道:“就問些草藥的基本特性,很容易通過。”

    吳榕之道了個謝,走進了學舍......

    “丁字捌號,徐明入場。”

    徐明大學時曾選修過中藥辨別課,但涉獵不深,此次把握并不大。聽到喊自己的名字,還是定了定神,深吸了一口氣,邁步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坐!”

    一進學舍,主考官就命令道。

    徐明依言坐下,只聽考官繼續道:“桌上有一包草藥,限一柱香內辨別出草藥名稱,并講出其性狀和常見用法,聽懂了嗎?”

    徐明“嗯”了一聲,做了幾次深呼吸,靜下心來,緩緩打開草藥包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這么倒霉”,徐明一打開草藥包就驚呆了,只見里面放了二十株草藥,卻兩兩相似,十分易混。

    換言之,徐明需要先把這些外形極似的草藥區分開,再確定每種草藥的名稱、性狀、用法,難度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“前面幾人沒有提到有區分環節啊?”

    沒有時間懊惱,徐明馬上鑒別起來。

    “此乃柴胡、此乃前胡,柴胡生陽,疏肝,前胡化痰降氣!”

    “這個是雞血藤和大血藤,前者補血,后者活血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對是何首烏和大黃,至于用法嘛,何首烏補肝腎,大黃瀉火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聽他準確喊出名稱和用法,主考不禁有些擔憂,面色凝重的看了看謄寫人員,小聲道:“竟然鑒別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過去,主考和謄寫早已忘記郭常的囑托,眼巴巴的看著獨自表演的徐明。

    “這是考生能干出的事么”,主考官扶了扶下巴,喃喃道。

    謄寫突然反應過來,看了看桌前的香,小聲道:“時間快耗盡了。”

    “蛇床子、小茴香.....”

    “秦皮、合歡皮.....”

    “咦,這兩個聞也聞不出,到底有什么區別。”

    主考見終于難倒徐明,忍不住松了一口氣,還沒來得及慶幸,就見徐明抓起兩株草藥,放到嘴邊咀嚼起來。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,此乃葛根、此乃茯苓,葛根味甜,茯苓粘連!”

    看著空蕩蕩的草藥包,徐明站起身來道:“大人,學生答題完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好、好......”主考定了定神,接著問道:“可有錯誤?”

    謄寫心想:“這包草藥是郭常剛剛差人送來的,我哪知道里面都有什么”,嘴上卻說:“全部答對!”

    主考慌忙道:“噢,那就登記考績吧!”

    徐明踮起腳,看到謄寫在“丁字捌號”下寫了個“優”,便告辭出來。

    主考連忙跑到徐明坐答的桌前,拿起桌上草藥鑒別出來,過了許久他才自言自語道:“果然全對,有幾種若不是徐明先行報出答案,我都辨別不出!”

    “天才!”

    “妖孽!”

    丁字捌號內的兩名醫署人員異口同聲道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怎么看懂股票指数 上海快3一定牛开奖 多乐彩中奖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11选五在哪买 2011年上证指数分析 群英会任六胆拖中奖规则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东方财富网首页 江苏快3分析 重庆幸运农场十分钟 成都股票配资安全 福建快三预测今天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试图 11远5北京开奖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组三统计 pc蛋蛋兑奖有限制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