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6章 草藥鑒別
    “徐明是誰,怎么從未聽說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那個韓府贅婿。”

    “聽說竟然一題未錯。”

    聽到陳濟民一聲喊,周圍考生都把目光從榜上移開,紛紛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陳濟民本已擠到人群中央,忽聽旁邊人說到“一題未錯”幾個字,又奮力擠了回去,抓住那人叫道:“你說什么,徐明竟一題未錯!”

    那人嚇了一跳,顫聲道:“我也是聽來的......好像是......”

    陳濟民松開他,喃喃道:“一題未錯,竟有如此天才。”

    突然他又大笑道:“如此輸得不冤,第二場等著我罷!”

    眾人見他雙目通紅,又喜怒無常,紛紛閃到一旁,隨他離去。

    湯世才和黃寧敬苦笑著看了彼此一眼,上前追上陳濟民道:“陳兄,隨我二人喝酒去吧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怔了一怔道:“好,棋逢對手實乃生平快事,今晚不醉不歸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又大聲喊道:“徐明,徐兄在嗎,隨我等醉仙樓喝酒去!”

    見無人應答,他向二人小聲道:“膽小鬼一個,我們走吧。”

    站在馬車旁的徐明嘴角抽動了幾下,尷尬道:“雨晴,我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還未從徐明名列榜首的震驚中回過神來,聞言道:“噢,好、好吧。”

    韓朗睜大眼睛看著徐明,滿臉不信道:“榜首,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見徐明正攙扶著韓雨晴上馬車,韓朗忍不住譏諷道:“徐明,你這個膽小鬼,有本事隨我等醉仙樓喝酒去。”

    徐明瞪了他一眼,轉身跳上了車,抓起鞭子抽在馬背上,喝道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馬車速度極快,韓朗站在車轅上,竟沒有反應過來,撲通一聲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徐明你這個挨千刀的,摔死我了!”

    吳嚴正和幾個新認識的朋友談天說地,見馬車兀自離開,追跑道:“徐明,你這個膽小鬼,等等我!”

    人群中忽有幾人轉過頭,驚詫道:“誰,誰剛才喊徐明。”

    見吳嚴指了指坐在馬車上的灰色袍衫男子,眾人激動道:“徐明終于出現了!”

    “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跳上馬車逃跑那個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徐明坐在馬車上喘著粗氣,又時不時的掀起簾子向外看去,見陳濟民等人沒有追來,松了一口氣道:“什么人啊,不就考了個榜首么,又是較量又是喝酒,簡直瘋癲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見他表情認真,“撲哧”一聲笑出聲來,徐明看了看她,沒有說話,一時間車內氣氛沉悶至極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”,韓雨晴小聲道。

    徐明撫了撫胸口道:“榜首都這么難當嗎?”

    韓雨晴笑道:“我又沒當過,哪里曉得。”

    徐明見她滿眼得意,忍不住取笑道:“我得了榜首,你怎么這么高興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嘟嘴道[新筆趣閣 www.xbiquge.biz]:“哪有?”

    徐明對她這種表情毫無抵抗力,不禁嘆道:“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嚇了一跳,支吾道:“你、你說什么。”

    徐明重復道:“我說你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的臉又紅了起來,徐明忍不住道:“果真是俏麗若三春之桃,清素若九秋之菊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詫異道:“你還會寫詩。”

    徐明尷尬道:“沒、沒什么,小技而已。”

    秋風瑟瑟,車廂里卻溫暖如春。

    徐明忽然覺得,芙蓉帳暖,美人在側的古人生活十分愜意,他甚至希望馬車就這樣永遠的走下去......

    太醫署東首一間廳堂,郭常呆若木雞的坐在椅子上,身邊茶已涼透他卻渾然不覺。

    過了許久,只聽他喃喃道:“徐明,那張試卷的考生竟是皇甫二郎打過招呼的徐明!”

    他在大唐醫界混了十幾年,才當上從八品下的太醫丞,原以為辦好這次差事能夠抱上戶部侍郎皇甫镈的大腿,沒想到陷害不成,又親手把徐明推到了榜首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糊名法。”

    他端起涼茶喝了一口,又“呸”地吐出幾片茶葉。

    “不過到底是什么深仇大恨,皇甫信竟要我貢舉第二場接著陷害于他。”

    郭常起身走到窗前,向外望去,見太醫署眾人正忙著打掃院落準備迎接下一場考試,心中沒由來的一陣煩躁。

    “太醫署,我已經待的太久了,這是最后一次機會,無論如何也要離開這個無職務權的醫署。”

    他終于下定決心,推開窗戶喊道:“范主藥,來一下。”

    范天正蹲在院內挑選草藥,聞言抬頭看了看,見是郭常招呼,忙放下手中的草藥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郭醫丞,找我何事。”

    郭常示意他坐下,笑道:“范主藥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范天欠身道:“謝醫丞關心,職責所在,何來辛苦。”

    郭常低聲問道:“貢舉下一場考的是草藥鑒別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范天疑惑道:“此事崔醫令已經交待過,我這不是正在準備么?”

    郭常見他不開竅,故意問道:“那你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范天抱怨道:“我挑選了一早晨,才準備了不到五十包,可明天要用到三百多包,不加派人手很難完成。”

    郭常道:“貢舉事雜,醫署又人手有限,范主藥努力周旋吧”,他斜眼看了一眼范天,又繼續道:“不過如若確難完成,我倒是有幾個人選能幫你。”

    范天疑惑道:“醫署還有閑人嗎?”

    “擠一擠總會有的。”

    范天高興道:“多謝郭醫丞,讓他們現在就來幫忙吧。”

    郭常瞇眼笑道:“無需言謝,你我同僚,本應互相幫助!”

    見范天放松警惕,郭常故意問道:“此次貢舉新增草藥鑒別環節,不知范主藥如何布置。”

    范天道:“咳,都是老生常談,無非識別二十株草藥,寫出藥名、藥性之類,能有什么新意。”

    郭常訝異道:“怎能如此草率,如若全部考生都答對了,該如何選拔。”

    范天回道:“崔醫令就是這么告訴我的,有什么問題嗎?”

    郭常道:“平時也就罷了,最近圣人對太常寺和太醫署諸多不滿,我等更要小心應對,為國家選出醫師之才。”

    范天疑惑道:“難道郭醫丞有什么好主意?”

    郭常悠然道:“談不上好主意,只是覺得應該增加諸如真假草藥鑒別、聞味識藥等環節。”

    范天沉默半天,良久才道:“如此甚妙,我去稟報崔醫令。”

    郭常點了點頭,起身送他離開。

    貢舉本是醫學范圍內的小型考試,但卻是一條步入官途的捷徑,又因此次受到了圣人關注,一時間也成為長安城居民茶余飯后的談資。

    徐明、韓家贅婿,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!

    可郭常卻覺得,自己有義務結束徐明引起的風波,只有以徐明為踏石,他在朝堂才大有可為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贵州省11选5前三走势 深圳风采2012003 辽宁11选5与哪个城市像 内蒙古快3开奖l结果028 新疆11选5开奖结束时间 排列三跨度走势图 配资骗局 体彩大乐透预测下一期 如何下载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 000790股票分析 好彩1复式玩法 2013长线股票推荐 最新现金棋牌娱乐 天津体彩11远五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官网首选 100万理财一年赚13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