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5章 筆試張榜
    時隔一晚,貢舉第一場試卷就全部閱完,速度之快,創下太醫署貢舉紀錄。

    天剛蒙蒙亮,太醫署門前已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“快看,石奉御來了”,不知誰喊了一聲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剛下馬車的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有幾個懂得禮儀的考生,早已避讓在旁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“石奉御,何時放榜”,有人大聲問。

    石礞看了那人一眼,淡淡說:“圣人口諭,今日必放榜,諸位安心等待吧。”

    說完,便在幾名隨從的護送下進入醫署。

    太醫署內,崔環等人頂著個黑眼圈站在門口迎接石礞。

    “都閱完了嗎”,石礞問。

    崔環趕忙回答:“回奉御,四百三十張試卷全部閱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辛苦了,抓緊時間放榜吧”,石礞淡淡道。

    崔環遲疑道:“我等還有一事不決,尚不能放榜。”

    石礞不解道:“還有何事”,隨即又想起什么道:“太常寺那邊我打過招呼,無需權大人過目了。”

    崔環見他誤會,忙解釋道:“不關太常寺的事,而是試卷出了問題。”

    石礞嚇了一跳,道:“什么問題。”

    崔環使了個眼色,郭常忙從堂內拿出兩份試卷,交給石礞。

    石礞翻看一眼,疑惑的問:“一份試卷的字跡、對答皆為上品,另一份卻難以入目。”

    崔環道:“正是如此,字跡工整者僅錯一題,字跡幼稚者卻一題未錯,把何人點為榜首,確實為難。”

    石礞不信道:“竟有人一題未錯?”

    此次筆試試卷由他本人親自命題,本來考試體例和題目皆依往年例。今次由于圣人關注,石礞特意加大難度,出了許多刁鉆知識,還結合了部分診斷實例,因此他認為此次筆試死讀書的考生難以考中,更沒料到有全對者。

    石礞拿起那份字體幼稚的試卷仔細的看了起來,良久才道:“是我小看世人了,確實一道不錯,只是這一手字跡真讓人不敢恭維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他又道:“莫非此子醉心醫學,竟沒有時間練習書法?”

    崔環道:“依奉御看,何人該點為榜首。”

    石礞激動的揚起臉:“又不是考狀元,當然是選個醫術佳的當榜首。”

    郭常松了一口氣,方言卻似乎還想爭辯,崔環忙拉住他道:“方大人,不要再執著了。”

    石礞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方言說道:“上一次二十八題全部答對,還是出自方大人的手筆吧。”

    崔環也想起了這段往事,不禁嘆道:“一晃十幾年過去了,方大人當年意氣風發的樣子卻依舊歷歷在目。”

    方言似乎想起了當年那個出身名門卻苦讀醫書的自己,又看了看石礞手中的試卷,讓步道:“好吧,我也贊同此人為榜首。”

    日上三竿,徐明卻還擁著被子熟睡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他實在是太累了,讀書、識藥、往返于徐王村和韓家醫館,又有貢舉的壓力擋在前面,讓他一口氣也不敢松。

    如今筆試已過,第二場為臨時增加的場次,考試形式還不知道。第三場為診斷開方,也沒辦法復習,索性今日大睡一場。

    韓雨晴已經來過三次了,見徐明竟未外出跑步,不敢貿然打擾。只是心里十分惦記張榜結果,無奈之下只能把韓朗揪了過來,讓他叫起徐明。

    徐明被韓朗的破鑼嗓子嚇了一跳,又極不情愿的被韓雨晴等人拖到太醫署,此刻還未完全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剛下馬車,就見眾考生擠在一處青磚墻邊,爭搶著看榜單。

    韓朗和吳嚴見擠不進去,索性踏上馬車,站在車轂上翹腳觀看。

    “上榜了嗎”,韓雨晴著急問道。

    吳嚴以為她關心自己,回道:“還未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這張榜之人是沒墨水了嗎,怎么第一張榜上面的名字都看不太清”,韓朗失望道。

    吳嚴罵道:“你現在可真膽大,連首榜都敢看,我勸你還是到三百名以外找找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也嘆道:“朗弟豪橫。”

    韓朗并不在意,依舊單手擋在眼眉上,努力看向首榜處。

    “陳、濟,什么”

    他又用力把眼睛瞇成一條縫,看了半天道:“陳濟民,我看清了是陳濟民。”

    距離韓家馬車不遠處,幾名原本表情輕松的考生突然圍了過來,一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激動道:“兄臺,你看清了榜首是陳濟民嗎?”

    韓朗狐疑道:“我沒說他是榜首啊,我只是看清了這幾個字,陳濟民前面還有一個名字。”

    那人的嘴角突然抽動幾下,失魂落魄道:“是嗎,才第二名。”

    旁邊幾人恭維道:“可喜可賀,陳兄果然了得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無奈的笑了笑:“十余年苦讀,竟才第二名。”

    旁邊一人道:“陳兄不必如此懊惱,我第四十七名,黃兄也只有三十三名,長安臥虎藏龍,你這名次已經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陳濟民喃喃道:“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”

    說罷,他瘋了似的擠進人群中,推開了一條通往榜單的路。

    湯世才看了一眼黃寧敬道:“走吧,先去找個地方喝酒。”

    兩人還未離去,就聽見馬車上的吳嚴大喊道:“噫!好了,我中了。”

    韓朗忙問道:“第幾名。”

    吳嚴歡喜道:“三百零一。”

    隨即又道:“快幫我算算,剛才尾榜最后一名是四百三十,筆試十之取七,我是不是中了。”

    韓朗擺擺手:“太復雜了,我算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吳嚴啐了他一口:“廢物”,旋即又道:“柴士奇是哪里來的天才,竟然比我還高了一名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聞言回頭笑道:“恭喜你了,確實是最后一個入圍者。”

    吳嚴雖不在意筆試如何,卻在意韓雨晴對他的關心,見韓雨晴恭喜自己,忍不住手舞足蹈道:“太好了,多虧你平日助我學習醫術。”

    說完,趾高氣揚的看了一眼徐明道:“怎么,還未找到自己名字嗎,跟我學學罷,從后往前找要容易得多。”

    太醫署選拔醫學生注重醫術輕文學,放榜時所有人的位次都張貼出來,以激勵后進,褒獎先進。

    徐明壓根就沒看榜單,正閉目養神,見吳嚴譏諷自己,隨意回道:“噢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吳嚴見狀跳下車來,湊到韓雨晴面前道:“雨晴妹子,我們先回去向師父報喜吧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看了看徐明,猶豫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吳嚴自討沒趣,兀自踱到其他考生旁,打聽起名次來。

    韓朗終于放棄了看清榜首的努力,開始試著從后向前找起自己的名字,半柱香后,他喃喃道:“二百四十七,不對是二百四十六,哈哈,我是第二百四十六名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也替他高興,剛想對他恭喜幾聲,人群中忽有一人尖著聲音喊道:“徐明是誰,誰是徐明?”

    眾人循聲望去,只見陳濟民從人群中擠了出來,狀若瘋癲道:“榜首徐明在哪里,出來跟我較量較量......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青海快3豹子号规律 吉林快三官网app 做网页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河北快三app手机版 急速赛车10游戏 福建11选5开奖号 长江润发股票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为什么赌博不能算牌 时时彩软件吧后二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 贵州快3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湖北快3走势图爱彩乐 腾讯分分彩在线人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