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1章 栽贓陷害
    自唐高祖武德七年起,大唐醫學選拔制度開始效仿國子監,自此成為定制。

    醫學人才的主要選拔途徑有生徒、貢舉、制舉和待招。其中生徒必須在地方或中央官學先行學習才能參加,門檻較高。

    制舉和待招都是要看皇帝心情而舉行,除非名氣大如孫思邈,否則很難碰到。因此,不限出身的貢舉便成了醫者進入太醫署學習最有效的途徑,也是大唐醫學界最為關注的盛試。

    本來貢舉也要仿照科舉,由地方到中央層層考核,但像徐明這樣可以拿到名醫推薦而直接參加考試的情況,也經常出現。

    元和八年秋,太醫署貢舉開始。

    中興之下,文運由讀書人掌握,可生死卻由醫師延續。

    老一輩的名醫,大多只有皇宮里的皇族,以及朝廷中的高官,還有身份不凡的侯爺們才請得動。但是“病”可不只是達官顯貴們會得,反而是越貧窮的人們,越容易得病!

    所以,無論是位于社會階層頂端的上位者,還是位于社會階層末端的可憐人,都對醫師的水平十分關注。自然而然,所有人都會對太醫署貢舉感到興趣,因為幾乎全天下所有年輕的醫師都會來此參加考試。

    今日太醫署門前人頭攢動,且皆是衣著不凡的顯赫之人!他們都十分好奇,天下間的醫師究竟孰強孰弱。也都希望在此得知天下年輕一輩名醫們的水準,好在以后生病時選擇一個醫術好的醫生。

    “嶺南道,和善堂少東家,湯世才!”

    “隴右道,秦州名醫世家,黃寧敬!”

    “江南道,越州的少年名醫,陳濟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眾人,不乏走南闖北之輩,認出了一個個前來參加此次太醫署貢舉的年輕醫師。

    “咦,這是誰,以前怎么沒見過。”

    “韓府贅婿。”

    徐明本來心情很好,聽見有人又叫他“贅婿”,不禁一頭黑線,萬眾矚目的感覺也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正悶頭走路,忽然感覺身后有人喊他:“這位兄臺,可否留步。”

    徐明詫異回頭,見到是一副完全陌生的臉龐,疑惑道:“閣下是?”

    “處州、柴士奇”,那人抱拳道。

    徐明“噗嗤”笑了一聲,又自知失禮,忙掩面道:“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徐明,壓低聲音:“兄臺,可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    徐明因先前之事羞愧,此刻便鬼使神差的跟著他走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兩人走到太醫署院旁拐角處,那人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,而后從后背卸下竹箱,拿出一堆黃麻紙,神秘兮兮道:“《醫經方術冊》小抄一百錢,《脈經》小抄一百五十錢,《素問》小抄字多一點要二百錢......”

    徐明不可思議的看著他:“柴兄,你這是?”

    柴士奇沉聲道:“怎么,這些都看不上?”

    說罷,他又在竹箱中摸索了半天,掏出幾樣東西道:“半臂服小抄五百錢、汗衣小抄六百錢,夾襖小抄七百錢,上面抄滿了七八本醫書,考完試還能穿,包你滿意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著他,隨口道:“還有嗎?”

    柴士奇挑了挑大拇指,贊道:“就知兄臺眼光高,我這還有此次貢舉的內幕消息,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徐明見他真以為自己動心,笑道:“怎么賣?”

    柴士奇湊到徐明耳邊道:“前幾天圣人急詔,此次太醫署貢舉增加考試環節,至于......”

    徐明向后退了半步,擦了擦耳邊的口水道:這個“至于”怎么賣?

    柴士奇笑道:“兄臺獨具慧眼,這個內幕消息賣兩千錢。”

    徐明猶豫道:“有了內幕消息也不解決問題呀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驚訝道:“兄臺莫非去年參加過貢舉,不然怎么知道我還有獨門生意。”

    徐明也不答話,雙手抱胸看著他。

    柴士奇又湊到徐明耳邊,故作神秘道:“本人替考,五千錢。”

    徐明思忖片刻,嘆道:“看來今年我是買不起了,如若貢舉失利,下次我與柴兄一起賣小抄。”

    說完,一拱手快步離開。

    柴士奇一臉氣憤,跳腳罵道:“什么人啊,沒錢就別問,敢搶我生意試試。”

    太醫署院內。

    原本僅僅只有醫師、醫學生的太醫署,今日多了許多滿副武裝的盔甲武士站立兩旁。

    永安公主的區區小疾無法根治,讓李純看到了大唐醫療體系的漏洞,下定決心從此次貢舉開始革新,特命金吾衛趕赴考場,嚴肅紀律。

    “太醫署貢舉第一輪,筆試,將在一炷香的時間后開始!”

    身著官服,相貌威嚴的太醫丞郭常肅穆道:“請各考生進入考場。”

    一聲令下,考生按順序入場,按照慣例,為防止作弊行為的發生,考生進入考場前都需要搜身。

    “抬起雙手”,一個并不高大的武士對徐明命令道。

    徐明點了點頭,放下隨身的竹箱,依言抬起雙臂,便有另一名武士上前拿走竹箱搜查。

    剛才那名發號施令的武士蹲了下去,順著徐明的褲腿摸索了起來。

    徐明還真沒有被一個男人摸來摸去,身體有些不自然的扭動幾下。

    突然,那名武士大聲道:“這是什么”,說著,他就從徐明的衣裳里,摸出了一張約莫巴掌大小的黃麻紙來。

    徐明難以置信的看向黃麻紙,只見上面撰寫著許多細若蚊蠅般的字跡。

    那名武士一把抓住徐明,大聲向同伴喊道:“此人褲腿內夾帶有小抄!”

    郭常聞言快步走了過來,仔細查看紙張上的字跡,隨后驚呼道:“竟將《黃帝內經》《素問》和《傷寒雜病論》的內容精要都抄在了這上面,來人呀,給我把他拖出去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太醫署內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向了徐明!

    徐明心中一驚,額頭直冒冷汗: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他自言自語道:“我身上明明什么都沒有帶啊,難道是柴士奇報復我......”

    吳嚴正排在隊伍后面,聽見院中有人喊道“夾帶”,不禁緊張的掖了掖衣領。

    韓朗好奇的踮起腳尖向院內偷看,見幾名武士抓住徐明,不禁愕然道:“姐夫比我還無恥!”

    幾名武士不由分說的押住他往外拖,徐明驚怒道:“放開我,明明是有人栽贓陷害!”

    行至大門處,徐明見柴士奇從隊伍中伸出頭來觀望,不禁怒道: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幾名武士不由他說完,用力拉扯,徐明喘著粗氣,一字一句道:“就、是、他......啊,輕點,有辱斯文。”

    柴士奇嘆道:“原來是同行,怪不得不買我的小抄,哎,真是人心不古、世風日下!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五分彩开奖网址 12231期博彩老头 白小姐精选三肖三码 tcl股票 排列五 任选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前一遗漏 什么是基金认购 体育彩票环岛赛的规则 排列三快速中奖技巧 天涯入眠股票推荐转帖 上海快三计划论坛 山西体彩11选5安卓下载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有法律规定吗 青海快3开奖公示 快三吉林快三开奖直播 3d试机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