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20章 貢舉加碼
    “圣人駕到”,一聲通報打破了鳳陽閣的寧靜,尚藥局奉御石礞慌忙躬身在旁,帶領眾醫師唱道:“恭迎圣人。”

    李純快步走了進來,黑著臉問道:“永安如何了?”

    石礞忙道:“公主已經蘇醒,尚無大礙。”

    李純走進內室,掀起床幃,探頭看向永安公主,見她熟睡中仍卷曲著身子,顯是疼痛難忍,不由得一陣惱怒,他起身離開,向仍躬著身子的石礞道:“到底是得了什么病,怎么會突然暈厥。”

    石礞猶豫道:“圣人有問,不敢不答,只是公主的病......”

    李純見他吞吞吐吐,不耐煩道:“怎么,連你這個醫中圣手都看不出來嗎?”

    石礞見皇帝話中譏諷,知道這是李純動了真怒的表現,忙道:“微臣不敢當,公主殿下所患之病并不是疑難雜癥,只是唯恐說出來沖撞了圣人。”

    李純看向垂立在旁的侍奉太監,小太監會意道:“公主休息,無關人等先行退下。”

    待眾人離去,李純又對石礞道:“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石礞沉吟道:“公主所患,似病非病,乃是、乃是......”

    李純喝道:“說人話。”

    石礞肅然道:“脫血痛。”

    李純雖不立皇后,但后宮妃嬪眾多,聽到是“脫血痛”,不禁訝然道:“此乃女子常見病癥,為何永安會暈厥。”

    石礞惶恐道:“臣等無能,察公主病癥重于常人,眾醫師集思廣益,僅找到稍事緩解之法,卻無法根治。”

    李純勃然大怒:“朝廷養你們何用。”

    石礞伏地而拜,不敢答話,他知道李純長女永昌公主病逝后,皇帝曾三日不朝,以示哀思。此后李純寵愛岐陽公主,而今岐陽已下嫁杜悰,李純又似乎特別偏愛永安公主。

    李純見他并不言語,怒不可竭,喘著粗氣喊道:“宣權德輿、崔環滾來見朕。”

    門外小太監唱了個“諾”,快步離開......

    韓家醫館,徐明正在夜讀醫書。

    這兩天徐明一直在為了備戰太醫署貢舉而努力著,雖然他穿越前是重點醫科大的學生,會許多超出了唐朝時代的醫術手段,可是,在這幾天泡在韓家醫館學習,他還是獲益良多!

    首先唐朝的醫書,與后世醫術多有不同。許多前世失傳的篇章、秘籍、古法,在這個時代卻十分常見,為他解決了諸多疑惑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韓雨晴畢竟是長安城的名醫韓春方的女兒,和這個小妮子討論醫書藥方,既賞心悅目又為自己省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在這個一切病痛只能靠經驗醫學來解決的時代,名醫往往有著他們獨到的心得與見解,韓春方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得到了韓春方不少真傳的韓雨晴,有著許多只有古人才會懂的獨到技法與見解,對徐明起到了很大的幫助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太醫署會試,我一定會入圍的!”

    徐明的心中,斗志昂揚,期待無比!

    正當他自我陶醉的時候,忽聽門外有人喊道:“郎君,阿郎堂中有請。”

    徐明起身推門,見是那日帶他去藥府的小丫鬟,納悶道:“這么晚了,岳父找我何事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認真道:“阿郎沒說,奴婢也不知道”,說完也不理他,轉身便走。

    徐明滿肚疑團地來到大堂,見韓春方端坐中央,旁邊韓雨晴、韓朗,連同賴在韓家醫館不肯離去的吳嚴三人都站立在旁。

    見徐明到來,韓春方道:“人齊了,后日便是太醫署貢舉了,我有幾件事向你們交待。”

    說著,他向韓朗和吳嚴各遞去一封文書,繼續道:“徐明的入場證明我已讓雨晴轉交,這是朗兒和你的,現在也正式交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見韓春方沒給自己,忍不住道:“阿爹,我的呢?”

    韓春方看了她一眼道:“你不參加此次貢舉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瞬間怔住,紅著眼問道:“此次不招收女醫嗎?”

    韓春方笑道:“女兒不必擔心,今日尚藥局石奉御找到我,要舉薦你進尚藥局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將信將疑道:“石奉御果真如此?”

    韓春方樂悠悠的說:“阿爹還能騙你不成,永安公主頑疾在身,圣人急召女醫前往侍奉,如今宮中女醫不足,石奉御就從各大醫館中搜尋懂醫術的女子,這不就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上前挽住韓春方的胳膊,欣喜若狂道:“爹爹,太好了,我不用參加貢舉,就能直接進入尚藥局了?”

    韓春方道:“也沒那么容易,聽說此次石奉御一共選拔了十名女子,只有不足半數可以留下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又道:“不過石礞和我多年好友,你好生侍奉永安公主便是,其他的不用多想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喜道:“謝謝爹。”

    徐明見韓雨晴笑靨如花,俏臉如一朵雪中臘梅,極清極妍,心中一動。忽然又瞧見旁邊吳嚴正咧著嘴傻笑,口水流了一衣領,忍不住嘆道:“真是掃興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寬慰的拍了拍韓雨晴的手,轉頭看向徐明等人道:“我思慮良久,方決定以韓家醫館的名義舉薦你們三人參加貢舉,一是考慮到你們在藥府表現上佳,二是舉賢不避親,爾等要細心應答,爭取進入太醫署學習。”

    徐明心道:“一個兒子、一個女婿、一個貴胄,好一個舉賢不避親”,正走神間,只見韓朗愁眉苦臉道:“阿爹,我大病未愈,還是不去參加了吧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聽了勃然大怒:“不孝子,你那算什么狗屁倒灶的病,以后不許你去平康里鬼混,你不嫌丟人我嫌。”

    見韓春方發火,韓朗嘟囔道:“我要是考不進去怎么辦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起身一腳踢在韓朗屁股上,罵道:“考不進去,你就給我上山挖草藥,再也不許踏進韓府一步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見狀連忙上前拉住韓春方:“爹爹息怒,朗兒還不懂事,長大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著韓朗這個“巨嬰”,怎樣也跟“未長大”這個詞聯系不起來。

    韓春方吹胡子、瞪眼睛的發了一通火,又對徐明二人道:“聽聞陛下對尚藥局醫師極不滿意,已責令太常寺和太醫署重新制定貢舉方案,恐怕難度會加大。”

    吳嚴一門心思放在韓雨晴身上,并不在乎能否進入太醫署學習,聽說韓雨晴可直接進入尚藥局后,更不向往能夠考中。徐明卻早已將籌碼全部壓到了貢舉之中,聞言茫然若失。

    韓雨晴見他愁眉不展,替他向韓春方問道:“爹爹可有辦法打探到貢舉試題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搖了搖頭道:“若是往常還有希望,今次圣人親自下令,恐怕打探不到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輕輕的嘆了口氣,安慰道:“朗君,噢,徐明,不必憂慮,以你的醫術定可通過貢舉,順利進入太醫署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心中升起異樣感覺:“我為何擔憂她的前途?”

    見徐明仍舊無精打采,她突然明白,徐明的情緒變化已經干擾到她的心境,那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,想到此處,先前能進尚藥局的喜悅一掃而空,代之以淡淡的憂傷和懊惱。

    吳嚴也在懊惱,韓雨晴竟看都沒看他一眼,整個心思都放在徐明身上。

    只有徐明認真的想著:“平康里到底是個什么好地方,有空得去看看......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哪个时时彩平台安全 湖北11选5走势图号码查询 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专业深圳股票配资平台 山西20选8走势图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开奖结果 炒股怎么赚钱 手机最快现场开奖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双彩网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Bet365国际娱乐平台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股票开户国泰君安 贵州快三走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