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14章 夜談心跡
    “兄弟,你可知是何人下毒?”周通見王力服下湯藥后,略有好轉,低聲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大、大哥,我想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體內毒被清理,王力臉色恢復些許紅潤,但一身氣力卻無法施展半分。

    周通面露殺機,憤恨道:“兄弟放心,無論是誰,某都要讓他付出同等代價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剛才喂我吃的是何藥,為何如此腥臭”,王力有氣無力的問。

    周通聞言,尷尬的撓了撓頭,隨即劍眉一挑,示意身旁的兩位親兵上前攙扶王力,正色道:“兄弟,你大病初愈,先好生休養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郎君,大恩不言謝,日后但有所求,周通萬死不辭。”

    周通向著徐明抱拳,神色莊重,眼神更是異常堅毅。

    徐明在腦海里快速搜索他所知道的唐晚期時代的大唐名將,在他的記憶里似乎沒有“周通”這一號人物。

    “救死扶傷乃是醫師的天職,周朗將不必掛懷。”徐明笑著答道。

    經此一事,韓雨晴、吳嚴等人對徐明的態度多有好轉,誰也沒想到徐明在醫術上的造詣竟比他們還要高上一頭。

    這讓許多人都大為疑惑,根據之前對徐明的了解,似乎從未聽說過徐明有過專業學習醫術的經歷。

    “徐師弟,呃,徐兄弟,這位王力兄弟究竟是得了何種癥狀,為何我等皆無法查探出他真正的病因?”

    一位學徒摸了摸腦袋,神色尷尬,他知道徐明是韓家贅婿,不知該以何種身份稱呼他。

    聞言,所有學徒都將目光聚焦在徐明身上,就連韓雨晴也眨巴著美麗的大眼睛,豎著耳朵想要聽徐明的講解。

    “諸位師兄,在下請問,你們認為王力兄弟是何癥狀?”徐明環視四周,笑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胸痹之癥!”

    “交病!”

    一眾學徒爭先發表自己的見解。

    “不對、我看最像力脫之癥!”,韓朗認真道。

    “冠心病、亞健康也就罷了,我這小舅子竟然認為是力脫之癥,那可是21世紀人人都有的嗜睡癥,真是人才!”

    “非也!”

    徐明無奈搖了搖頭,揮手指向地面上的那一灘污穢之物,緩緩開口:

    “諸位師兄判斷的都是表癥,胸痹乃內、外因果交替猛擊而至,我最初按壓他的脖頸處穴位時就已發現他的穴位硬而凝,此乃血毒流入血管所致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韓雨晴,繼續道:“醫者講究望、聞、問、切,行醫治病,且不可急躁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姑爺賜教,在下告辭!”

    得到答案的學徒話音一落便一溜煙似的向著內堂藥府跑去。

    “多謝姑爺賜教!”

    其余學徒齊聲喊道,而后紛紛散去。

    盡管很不愿承認這一點,但徐明和韓雨晴已經成婚,吳嚴也是無計可施,那幾聲姑爺讓他十分難受,索性闊步離開。

    韓雨晴又羞又氣,怔怔望向徐明,幾次張口欲言卻最終不發一言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徐明兄弟,艷福不淺啊,只是你年紀輕,女兒家心態你懂得不多,聽老哥一言,求女子歡心,要如猛虎下山,快刀斬亂麻,不要扭扭捏捏。改天跟某去平康坊長長見識,保管你手到擒來。”

    周通在一旁擠眉弄眼。

    徐明一看這家伙模樣,頓時就知道對方也是一位豪爽不羈之人。

    “營中有事,某就不叨擾了,這塊令牌送給你,有事可持此牌去南衙尋某。”

    令牌表面刻著六道云紋,正反兩面并無任何字樣,徐明也看不出什么門道,隨手放在了懷里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大半天,徐明都在內堂藥府內精讀醫術。

    韓氏醫館不愧為長安城第一名醫館,內堂藥府的藏書包羅萬象,徐明粗略看了一下一排排書架上的目錄,幾乎囊括古今所有的醫術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,漫天紅霞渲染了大半個天空,等到夕陽落下西山,皎皎明月攀升枝頭,韓春方才帶著一眾醫師趕回韓氏醫館。或許是聽說徐明為韓氏醫館挽回了聲譽,他特意囑咐管家將徐明從府內西北角的一間破敗房子里轉移至內院,與其他韓氏族人居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黑夜最讓人傷感,也最讓人沉靜。

    “咚、咚”耳畔間陡然傳來一陣沉悶而又微弱的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這么晚了,誰會來我這里。”

    徐明苦笑,以為是外面的風聲在擊打房門。

    “徐明,你、你睡下了嗎?”韓雨晴悄然問道,聲音中蘊含著一絲緊張與不安。

    徐明輕推開房門,率先映入眼簾的正是韓雨晴那張如凝脂般嫩白,而又略帶紅暈的臉蛋。

    “韓大小姐深夜造訪,有何貴干”,徐明見韓雨晴欲言又止,忍不住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徐明,你能不能跟我講一講今天判斷那人中毒的詳細方法,還有……”,韓雨晴鼓足勇氣,又繼續道:“還有那副清毒湯藥以及換氣之法,為何如此簡單有效。”

    徐明本以為韓雨晴深夜登門是為表明心跡,趕他離開韓府,見她竟是為了白天的事情而來,不禁感嘆她不虧出身醫門,果然有鉆研毅力,他收起輕薄之心,認真道:“換氣之法是我祖傳的方法,我也不曾實踐過,不知竟有次奇效。至于,解毒湯藥,甘草、綠豆速來有解毒奇效,以韓家醫術高明,應該懂此常識。”

    此事白天當著眾人他已交待清楚,應該不會有什么遺漏,他疑惑的看著韓雨晴,似乎感覺到夜訪問藥顯然不是她的最終目的。

    韓雨晴聽他此言,并未意外,銀牙緊咬,臉色緋紅,似乎是在下某種決心。良久,她終于輕聲問道:“徐明,你對我們兩個之間的婚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徐明有些意外,也有些尷尬。他孤孤單單的來到這個世界,又稀里糊涂的成了韓家姑爺,關于婚事和未來,他還來不及仔細思索。

    前世他與奶奶相依為命,幾乎沒有感受到家庭的溫暖,二十幾年的人生中只有讀書和學習,從未嘗過戀愛的感覺。今生好不容易有了一位娘親,也完成了成家大任,可似乎瞬間又要失去,不禁黯然神傷。

    既然被人嫌棄,不如早做了斷,他斟酌著語言道:“你我之間的婚事本就是父母之命,名義上我已是你的夫君,可我知道你極不情愿,若是此事確實難為,我也不會強留韓府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松了一口氣,又有些失落,忽地看到徐明那雙空洞的眼睛,不禁猶豫起來。過了許久,她嘆道:“雨晴自幼學醫,也知情字無藥可解,既然你我已有婚配之名,你就暫且留在韓府吧,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徐明沒想到她竟會松口,激動道:“只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嘆道:“只是或許我需要一些時日,才能接受......”

    徐明沒等他說完,搶先道:“我懂了,給我半年時間,如果你還是不能接受這門婚事,我會主動離開韓府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驀然抬頭,看著徐明,她張了張嘴,終究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徐明忽然想起今天白天對韓雨晴的輕薄動作,有些后悔道:“今日在藥堂,我一時心急才將你抱起,并非有意輕薄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紅著臉搖了搖頭道:“此事不要再提了,半年以后,如果我心里還是裝不下你,我會跟父親言明,你不必為難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轉身離去,竟沒有一絲留戀。

    月色如水,徐明倚在門前,仿佛心中忽然被抽走了什么。

    這世界,果然對我依舊殘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唐皇城位于長安城北,附近王公貴族聚集,城南則多為百姓居地,魚龍混雜,昌樂坊已屬長安城最南端,旁邊就是啟夏門。

    天色已晚,此時臨近啟夏門街的一處宅院內燈火通明,叫喊聲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從外表看,此宅與尋常宅院相仿,前后兩間堂室以回廊相連,如若走進,則會發現此宅房室相連、占地極廣,院中間還專門加蓋了一處門廳,上書天賜鴻福四字,叫喊聲正是從此處傳出。

    “天風地火、八卦歸元”,一聲咒令自桌案旁站立的一名中年男子口中發出。

    那男子一身青灰道袍,年逾越三十,手持長劍,赫然作法。

    門廳東西首各坐兩人,正在皺眉觀看。其中東側上首是名仙風道骨的中年漢子,旁邊端坐了一名三十歲上下的道姑,風韻無限,西首上側是名模樣俊俏的年輕道士,下側則坐了一名妙齡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身材窈窕,微風吹來,掀起蒙面素紗,竟是與徐明有一面之緣的駱書蝶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山东十一选五 股市在线网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 河北快3彩票怎么玩赚钱 彩票注册送38福彩 二分时时彩 免费时时彩平台代码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 新疆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东营股指期货配资 湖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走势图 极速赛车骗局全过程 河北11选5前3走势图 股票百度百科 江西快三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