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13章 力挽狂瀾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就換個地方卿卿我我,別在這礙老子眼。”

    銀盔將領的怒吼聲在醫館大廳內激蕩,徐明精心營造的美好氛圍登時消失。

    韓雨晴連忙與徐明拉開距離,陣陣酥麻感從腳掌傳席周身,強忍著雙腿的酥麻,她悄無聲息的躲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徐明沖銀盔將領翻了個白眼,沉默的走到王力身旁,查看起癥狀。

    韓雨晴只覺得臉頰仿若有烈火在燃燒,嫩白的臉蛋迅速變得紅若云霞,低垂著秀首。這一幕落在吳嚴眼中,恨意更濃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徐明,你給本少爺等著!”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一聲慘叫自王力口中發出。

    “大哥,王力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庸醫!給老子滾開!”銀盔將領怒吼著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想要救他,就給我閉上嘴。”

    徐明輕輕的說了一句,卻讓銀盔將領愕然止步。

    “這一定不是簡單的胸痹之癥,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,為何我找不到病因所在。”

    徐明再不理會銀盔將領,專心致志的號起了脈,凡治病救人,必須投入全部的精神氣。

    “兄弟,挺住啊!”

    銀盔將領也是急的滿頭大汗,他翻手摘下頭盔,露出一張異常剛毅的臉頰。

    昔日,王氏父子四人參軍,三人血染疆場,唯獨剩下這么一根獨苗。

    王家,對他有救命之恩!

    “韓氏醫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,這么多醫館學徒竟救不活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當年,韓老爺子麾下的徒弟哪一個不是醫中圣手,如今,老爺子的徒弟遍布大唐各郡,聲威日盛。古人有云:富不過三,強不過五。恐怕,老爺子要后繼無人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在外堂候診的百姓也擠到了周圍,一時間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一眾武士也多露出鄙夷之色,眼前的這一幕,讓他們覺得韓氏醫館“徒有虛名”。

    負責看管醫館的值守,連同韓雨晴、吳嚴等十余位醫館學徒盡皆顏面掃地,心中五味雜陳。

    “取銀針來”,徐明頭也不回,向眾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”,韓雨晴似乎沒有聽見,輕聲問道。

    見學徒中有人奉上銀針袋,她才恍然大悟,隨即又疑惑起來:“胸痹之法,針灸可治?”

    徐明一針刺下,又踟躕起來。

    銀盔將領心急如焚,忍不住問出聲來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徐明并不回答,仍舊對眾人吩咐道:“取肥皂水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是何種草藥,”韓雨晴疑惑道。

    徐明旋即想起,這個年代還沒有肥皂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,額……”,徐明掩飾掉尷尬,向銀盔將領問道:“將軍,你兄弟身體如何。”

    銀盔將領見徐明煞有介事的救治一番,覺得他是這醫館中唯一能指望的人,態度也客氣起來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不必如此客氣,在下右金吾衛周通,王力參軍多年,身體一向強壯。”

    徐明聞言開口道:“那就好,王力并非患病,而是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這明明是胸痹癥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像心火攻心之時五臟驟停所致!”

    一眾學徒爭先發表自己的見解。

    韓雨晴也認為王力是胸痹導致昏迷,聽徐明此言,頓時眉頭緊蹙,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中毒,莫非昨天神策軍那幫雜碎下的毒”,周通狠狠道。

    徐明見銀針逐漸轉灰,又聽周通此言,已基本確定王力中了毒。

    “王力此前可有其他癥狀。”

    周通聽徐明繼續發問,轉頭看向身后幾名武士。

    “將軍,王力在營中時而狂奔,時而舞蹈,狀若瘋癲”,一名武士抱拳答道。

    徐明興奮道:“果然是中了天仙子的毒。”

    藥館眾學徒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均不知徐明說的是哪種毒藥。

    韓雨晴忍不住問道:“徐、呃,徐明,那是何種毒藥,又為何會致人昏厥?”

    徐明站起身來,沖她笑了笑:“天仙子又名莨菪,服食此物,輕者令人迷幻,眼見鬼神,常常狂奔亂走,重者不省人事,乃至氣絕而亡。”

    眾人恍然大悟,原來如此,安祿山曾用此毒配酒,坑殺數千胡軍,立下奇功,自此得到玄宗皇帝信任。

    “天仙子,那此刻毒已深入,此人豈不是沒得救了”,韓雨晴著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”,周通驚愕道。

    他上前兩步,拜倒在徐明面前哀求道:“求小郎君救我兄弟一命。”

    眾將士見周通跪倒,也都跟著跪下,一時間刀盔落地,嘈雜不已。

    徐明見周通不似作偽,趕忙上前扶起了他:“周朗將不必如此,區區小毒,本人還未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這解毒之法,頗有些難以啟齒…….”

    周通急道:“小郎君但說無妨。”

    “解毒之法有三,一是以換氣之法助其通暢,二是以解毒湯水灌洗王力腸胃,三是輔之以解毒湯藥。”

    周通見他一口氣說完,疑惑道:“這有何難。”

    徐明看了他一眼,嘆氣道:“真要這么做嗎?”

    見眾人不解,他繼續道:“周朗將,請你命手下取一盆糞水來,另外,需在場眾人離開,我才能施展換氣之法。”

    周通雖不知徐明此舉何意,還是命手下照辦。

    韓雨晴好奇心起,小聲道:“徐、徐明,我留下幫你吧。”

    徐明飽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:“也好”,心里感嘆道:“是你自己要留下的,一會可別后悔。”

    不待周通手下驅逐,藥堂眾人在糞水取來那一刻已經捂住口鼻爭先離開。

    “如此救助之法,真是聞所未聞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,只怕是江湖騙子吧。”

    院中眾人議論紛紛,周通不耐地命人關上了門。

    徐明見藥堂只剩下周通、韓雨晴和自己,深吸了一口氣:“等會無論看到什么,希望兩位都不要外傳。”

    周通和韓雨晴看著徐明,茫然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兩人就看到了難以置信的畫面,徐明竟捏住王力鼻子,毫不猶豫的吻在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周通愕然長大了嘴,韓雨晴揉了揉眼睛,又再次確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太野蠻了。”

    “登徒子連男人也不放過。”

    一吻又一吻,不斷挑戰著二人的認知。

    兩人胡思亂想著,忽聽徐明喊道:“周郎將,將糞水端來,灌入王力口中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快,不然功虧一簣了”,徐明吼道。

    周通不敢怠慢,連忙端起糞水,向王力口中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王力大吐起來,狼狽至極。

    韓雨晴雖平素極愛干凈,此時卻被徐明救人之法吸引,喃喃道:“這是腸胃清洗之法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明白起來,欣喜道:“妙極了,剛才肯定就是換氣之法。”

    噗!噴出一大口污穢之物,眼睛也旋即微微抬起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終于醒了”,見到暈厥武士醒來,周通連忙蹲下扶住王力。

    王力雖有氣無力,臉色卻漸漸恢復一絲紅潤,觀其模樣,正是逐漸好轉之象。

    徐明見王力轉好,對韓雨晴道:“速取甘草一兩,綠豆二兩,四碗水煎至一碗,喂他服下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急匆匆開門出來煎藥,院內眾人紛紛探頭觀望,見王力被周通攙扶坐起,頓時連連稱奇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山东群英会玩法规则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号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福彩3d彩吧论坛预测 博友彩一分快三 云南时时彩开奖 永之胜配资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12237期博彩老头 安徽十一选五任七最大遗漏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广西快3 预测 甘肃快三几年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100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