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11章 若只初見
    星眼微瞠,柳眉重暈,徐明覺得美女怒之態也別有一番風情,前提是,這怒不是發自內心的厭惡。

    其實徐明頗不懂女兒家心態,含嬌細語,俏臉微紅,才是古代美女喜歡俊彥郎君應有的姿態。

    韓雨晴此刻,雖不至于厭惡徐明,卻也沒有半點含羞表情,更多的是好奇和慍怒。

    這微微怒意,竟然讓徐明一時看的癡了。

    看到徐明愣住,韓雨晴也不由得小小得意一番,但她很快就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登徒子!”

    徐明嘴角掛著笑容,眼睛里滿是欣賞與贊美,卻不見絲毫褻瀆之意,但這一幕落在韓大小姐眼里卻當真是“色膽包天”。

    “登徒子?老公看自己的老婆有何罪過?”

    徐明壞笑。

    “老公?老婆?什么是……啊!登徒浪子,想娶本姑娘,你死了這條心吧。”

    大唐民風豪放,在社會輿論、官方立法等方面都允許女子再婚,有些公主再嫁、三嫁都會出現,更何況徐明只是一個贅婿。

    韓雨晴早打定主意,時機成熟就解除婚約。

    此刻聽徐明言語輕薄,頓時杏眼怒瞪,恨不得撲上去將徐明大卸八塊。

    徐明卻毫不在意,深吸一口氣,故意沉吟道:“蓮花,出淤泥而不染,只可遠觀,不可褻玩焉”。

    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,徐明也不例外,但他并非癡迷女兒之人,美女也不一定非要娶回家,何況,看起來對面還是一位披著美艷外衣的“河東獅吼”。

    “藥府值守,還不把這小子轟出去!”

    張夫子一聲大吼,把剛才營造的美好氛圍全部打破。

    徐明不敢怠慢,轉身面向張夫子拱手施禮,朗聲道:

    “學生徐明,見過夫子。剛才學生聽夫子的授課一時入迷,這才貿然闖入。學生初到藥堂內府,不知內規,還望夫子寬恕。”

    尊師重道乃中華民族五千年來的優良傳統,這在后世也是為人處世準則,更何況在這“師恩大于天”的封建王朝時代。

    “知錯而能改,庶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張夫子性格頑固,但也并非完全不講人情事故,對于這位韓府姑爺,他可是早有耳聞。

    “師父。”

    韓雨晴正欲說些徐明壞話,不料,張夫子目光如炬,大手一揮,沉聲道:“夫為妻綱,晴兒,你坐在徐明身旁,課下由你向他講解一下藥堂內府規矩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。韓雨晴氣的臉蛋緋紅,正欲反駁,忽然看到韓春方從內院闊步而來,趕緊閉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父親。”韓雨晴連忙俯身施禮。

    “拜見館主。”藥堂內,十余位學徒也連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張明,老夫剛剛接到太醫署命令,長安城的醫師,必須全部趕往太常寺集合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皇宮里內發生了某種大事,韓春方神色凝重的望向張明。

    其中的含義不言而喻,要自己這個得意徒弟遵命而行。

    他深知張明淡泊名利,一直不愿踏足朝堂,奈何君命大于天,違命不尊的話,張明的醫師資格會被革除。

    貞觀以后,太醫署歸太常寺管轄,設從七品下的太醫令兩人,太醫丞兩人,醫監四人,兩者同為從八品下,另有從九品下的醫正八人,此外還有博士、助教、醫師、醫工、醫學生若干,是醫政合一的機構。

    張明雖不踏足朝堂,頭頂上卻有一個“醫師”的名頭。

    這些年張明一直待在韓府藥堂教授學生,一般很少受到詔書,今天似乎有些不同尋常。

    “是,師父!”

    張明跟隨韓春方學醫近二十載,他知道若是尋常事情,縱是陛下下令,后者也會想法設法讓他不踏足帝宮。

    “父親,我也想去。”韓雨晴怯生生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也不許去!為父回來之前,你必須將韓氏醫館內的所有規矩悉數給徐明講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父親,憑什么……”。韓雨晴小聲嘟囔,一臉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韓春方卻沒有搭理她,直接揮手示意張明快步前往大廳。

    與他們一同走的,還有韓氏醫館內的其他“醫師”,細數下來,竟足足有八位之多,這還不算韓府專門在宮廷“尚藥局”、“藥藏局”侍奉醫師,由此可見,韓春方在整個大唐醫學界的地位。

    徐明見韓雨晴生著悶氣,存心故意取笑她。

    “韓大小姐,快給為夫講解一下韓府規矩。嗯,就從藥堂內規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整個韓府,也就韓春方會讓徐明以禮相待,至于身旁這些學徒,則被他自動忽視。

    “徐明,你這是什么態度!”

    吳嚴甩袖而起,他乃是彰義節度使吳少陽的次子,出身軍旅世家,同時也是張夫子的得意門生。

    而且,他曾和韓雨晴青梅竹馬。

    “態度?”徐明伸了伸懶腰,單手捧起一本《內經》,根本懶得搭理對方。

    “想要本小姐給你講解,做夢!”

    韓雨晴衣袂飛動,側身踢向徐明。

    “古人有云:打是親,罵是愛。韓大小姐,莫非你早已對我芳心暗許?”

    傻子才站在那任對方打,徐明神色戲謔,任由對方如何張牙舞爪,他都沒有還手。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只不講理的女老虎。

    “吳少,這小子竟然不將你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徐明的所作所為,當真讓人看的窩火,藥堂內的其余學徒也多是冷嘲熱諷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吳嚴之父貴為一方節度使,虎父焉能有犬子。

    撂下書中書卷,吳嚴目光一寒,整個人的氣勢陡然凌冽不少,錯開步子,雙拳如開弓弩箭,直沖向徐明心窩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徐明心中有感,連忙側身閃躲,同時身軀下蹲,單手順著對方的其中一只手臂攀繞而上,五指狠狠一抓,另一只手順勢一推,吳嚴當即仰面倒地。

    撲通,吳嚴身材也異常結實,地板上發出沉悶的聲響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……”。

    周圍的學徒連忙閃躲,一個個驚得目瞪口呆,誰也不會想到,徐明這么一個瘦不溜秋的家伙居然能一擊倒軍旅出身的吳嚴。

    “果然,你和那個小太監一樣都很不經打。”

    “幸好老子當初選修了太極拳,真沒想到今日竟還能派上用場。”

    身為一位醫學生,他遠比尋常人更加懂得愛惜身體。

    前世,徐明在大學期間選修了一門太極拳法,每天早晨都要打上一圈,日積月累,熟能生巧,他剛才也是下意識行為,沒想到能瞬間摔倒吳嚴。

    韓雨晴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了一跳,嫩紅的小嘴微微張著,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前幾天,她可是親眼看著韓朗帶著幾個手下將這家伙打的抱頭鼠竄,從始至終,徐明都未敢還手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在自己的心上人面前被人當眾擊倒,吳嚴頓時怒不可揭,更可惡的是,對方還是一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書生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 快乐12出号规律 吉林快3淘宝网 三分彩开奖查询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 七星彩排列5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 股票期货配资10倍文案 集中盈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台子 泳坛夺金组选4中奖规则 pk10走势图杀码技巧 青海11选5开奖一定牛 12214期体彩排列3预测 天律体彩11选5走势图 2006年上证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