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10章 翁婿夜談
    唐憲宗李純即位后輕徭薄賦,重用賢臣名士,經濟民生可謂日新月異。

    長安城,位居天下之首,擁百萬人口,其繁華景象足可謂是冠絕寰宇。

    巍峨聳立的城墻透露著帝都的大氣磅礴,一身整裝金吾衛傲然而立的城門守衛則昭示著帝都的凝重森嚴。

    馬兒腳力不弱,徐明一行人在一更三點前趕進城門,并未受到過多盤問。實際上,安史之亂后,長安的宵禁政策已形同虛設,富家子弟游街竄坊,罕受約束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馬不停蹄的趕到韓家醫館,一是韓老爺子的多次邀請,二是想為自己和韓雨晴的婚事討個說法。

    大唐長安城分長安、萬能兩縣,南虛北實,東貴西富。韓家醫館,就坐落在地段極好的安仁坊。徐明牽馬趕到時,韓春方已在大堂品茶等候。

    “岳丈大人久候多時,小婿有禮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叉手行禮,然后低頭彎腰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韓春方端著茶杯,瞇著眼看徐明,不發一言。

    徐明莫名其妙的抬了抬頭,又繼續行禮。

    堂內安靜的出奇,片刻之后,韓春方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“徐明,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徐明答道。

    “可知我為何救你。”

    聽韓春方這么問,徐明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岳丈和我是翁婿,搭救我出牢獄,應是舉手之勞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承認我們是翁婿?”韓春方驀地提高了聲音。

    “既是翁婿,為何你要當中揭你二弟的短,讓我們韓家丟盡臉面。”

    徐明見他發火,忙低下了頭:“岳丈息怒,是小婿考慮不周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陣沉默,大堂只聽到二人的呼吸聲,似是韓春方在強壓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父親是舊相識,本以為你的秉性和他相似,沒想到你這么不成器。”

    徐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聽說你還拒絕了你岳母招你入韓家醫館的請求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是覺得韓家醫館配不上你,還是覺得雨晴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徐明原本就是來解決他和韓雨晴的事情,作為曾經生活在現代的人,他很難接受包辦婚姻。即使對方貌若天仙,他也不能和一個對他沒有好感的人過一輩子。

    “岳丈大人可知,雨晴并不愿嫁我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沒想到徐明敢把這件事情放到明面上講,聞言有些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是個山村小子,心里想什么就直說了。承蒙岳丈大人厚愛,將雨晴許配與我。可這幾日,我感受得到來自韓家上下的排擠,看來是小婿高攀了。”

    他頓了一頓,繼續道:“如果真的強人所難,就請岳父大人收回成命吧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怒道:“你把老夫和韓家當什么了?”

    韓夫人和女兒不停的求他終止這門婚事,徐明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讓他怒火中燒。

    他冷靜了一下,突然意識到今晚事情的走向不知何時起已被徐明主導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想進太醫署?”

    半晌后,韓春方悠悠道。

    徐明見他沒有在剛才的話題繼續,嘟囔道:“姜還是老的辣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徐明正襟危坐道:“想!”

    “那就乖乖的在韓家醫館學習幾日,開試前我推薦你參加。”

    “謝岳丈大人!”

    “雨晴的事,有老夫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徐明聽他此言,有心推辭,徹底了斷了這門婚事。可想到自己突兀的來到這個時代,還是順應時代規則為好,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從今往后,你就搬來韓府居住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和雨晴的感情,可以慢慢培養。”

    徐明:“是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見他敷衍,便沒了談話的興趣,沖門外喊道:“劉茂,送姑爺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徐明起身欲走,忽聽韓春方嘆道:“救你,是因為你敢為兄弟兩肋插刀,你父親也是這么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韓府外店內宅,以長廊相連,占地極廣。

    徐明在牢獄里呆了幾天,沒有睡過一個好覺,雖被劉茂安排在了客房,依然一覺天明。

    “見過姑爺”,小丫鬟脆生生的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韓春方已經在府內下令:任何人不得怠慢徐明。

    “老爺吩咐,今后,姑爺可在內府跟隨張老先生學習醫術。張老先生已在內府開始授課,姑爺可徑直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頭前帶路。”

    徐明笑著答道,目光卻望向熙熙攘攘的外堂大廳,雖是清晨,外廳內卻聚集了不少前來看病的民眾。

    韓氏醫館有規定:所有入館看病之人,無論是達官貴族,還是平民百姓,都必須保持安靜,否則便會驅逐出去。

    “姑、姑爺早啊。”劉茂不合時宜的出現在院內,擠眉弄眼的沖著徐明喊道。

    外堂排隊的病人聞言齊刷刷的轉過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那位上門女婿?”

    身后一陣吵雜的議論聲讓徐明眉頭緊皺,他對帶路的小丫鬟喊道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徐明闊步入館,根本不理會劉茂等人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小子,等你被逐出韓府,老子定要將你打成豬頭!”

    望著緩緩消散在走廊上的徐明,劉茂在心里惡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見徐明無視自己,劉茂越想越氣,順著大廳,來到內府敲響了韓雨晴大小姐的房門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姑爺已經接到,現在他正前往內府藥堂。”

    內府藥堂表面上只是韓氏醫館學徒學習醫術的地方,實際上卻匯集了長安城多數醫道圣手。

    時至今日,韓氏藥堂早已成為無數醫藥世家子弟趨之若鶩的“醫學圣府”,長安城中,不知有多少達官貴族想要將門下子弟送入韓氏內府藥堂,奈何內府藥堂的幾位先生收徒甚嚴。

    “終于來了!你回去,立刻將此事告知二弟。”屋內傳出韓雪晴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是,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劉茂惡狠狠的瞥了一眼藥堂方向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韓氏內堂藥府。

    “醫者,奪天地之志,采天地之材,匯以為方,廣益眾生……今日,爾等必須掌握這一個藥方中的每一味藥材,每一個步驟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將徐明帶到內堂藥府門外便徑直掉頭回去,這地方她可不敢多待片刻。

    藥府戒律森嚴,一經觸犯,必受責罰。其中第一條便是:入藥府者,必須脫靴立身,意思就是必須脫掉鞋子,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這可是韓春方親自立下的規矩,無論是誰,都不可以違背。

    徐明不知藥府規矩,他站在門外,里面授課的老先生講解的很多診治手法要點都要比后世的醫術傳神、精準。

    “夫子,許多驟然假死之人都無法得到有效救治,這其中手法要點,夫子可否再詳細贅述一番?”

    “此等癥狀確實棘手,爾等聽好,凡遇此景,應立即將暈厥之人仰臥在平整的地上,以人中穴救之……”。

    徐明心想:“此法倒是常用,不過,若是在急救的同時用手指觸摸患者頸動脈,緩和柔壓,效果應該會更好一點。”

    徐明邊聽邊走,不自覺的進入藥府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竟敢無視藥府內規,直接進來!”

    一聲呵斥讓徐明猛然清醒。

    環視四周,對面站立之人是一位同他年齡相仿的青年男子,在他旁邊,則是一位面色紅潤的半百老者。

    “藥府內規,無脫靴立身進入藥堂者,杖責二十。藥府值守何在?”

    半百老者正是張明,他是韓春方眾多徒弟中唯一不愿踏足朝堂的醫者,一生專供人體內科脈絡,為人正直,但也異常固執。

    “小人在此。”

    徐明還未有所辯解,便見幾位值守立在藥堂外。

    這家伙一臉壞笑,手里還拿著一根碗口粗的木棍,很顯然,有人早就安排了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你們膽敢,我是韓家女婿……”。

    這時候也顧不上廉恥,大聲的表明身份。

    “話別說的太早。”一聲嬌叱響起。

    徐明循聲望去,藥館值守一名女子款款而來。

    十七八歲的少女,梅花妝扮,梳垂鬟分肖髻,插杏花步搖簪,美眸含怒,體態輕盈。

    微風輕拂,徐明瞬間覺得有莫名的情愫牽動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是韓雨晴嗎?”

    他怔怔的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愛了、愛了,誰也搶不走我的老婆!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北京pk拾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涨跌停板 000247股票行情 机械板块股票推荐 二分彩是什么来的 安徽11选五开奖对了2个号 贵州省11选5开奖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遗漏一定牛 广西十一选五任四技巧 北京pk10预测计划 黑龙江11选五体彩500彩 兴业理财平台 河南今日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3d试机号查询今天的 福彩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股票配资平台代理 云南十一选五玩法与奖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