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9章 縫合手術
    中醫一向不擅長外科治療,但不代表不能進行外科手術,華佗就被譽為中醫外科手術的鼻祖,隋代《諸病源候論》腸縫合術標志著古代中國外科手術傳統的確立,大唐胡醫更是以外科手術享譽當世。

    徐明今天,也要進行一場不大不小的外科手術。

    劉冬生的情況比想象的要嚴重,刀傷前深后淺,自右肩延伸至腰部。郎中僅僅是按照慣例把傷口止血后,再用布包扎,并未進行良好的醫療護理。

    他這幾天被隨意關在京兆府衙后院柴房,今天又被送回徐王村,一路風塵顛簸,折騰的只剩半條命。

    徐明見到他時傷口已經發炎,流膿不止,整個人高燒不醒。

    “幸虧那個閹人氣力不大,不然砍中脊柱,冬生不死也要殘廢。”

    徐明邊準備縫合用具,邊憤恨的想。

    好在徐父生前從胡醫處購買收藏了一套外科用具,徐明找出后燒水蒸煮,勉強消毒。

    一番翻箱倒柜,他又從家中又找了幾樣用于止血、消炎的藥材,交予趙蘭。

    “娘,苦蒿枯葉搗碎待用,麥冬一兩、黃芩一兩、馬蹄大黃二兩,加水兩盅,煎取一盅”

    趙蘭接過藥材,剛欲煎藥,忽地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“明兒,你這是?”

    趙蘭長期給徐定一打下手,煎藥倒是略懂一二,只是從未見丈夫將這幾種藥材混在一起,不免有些擔心徐明是否學藝不精。

    “娘,準備一盆炭火,再找兩位青壯的鄰居來幫忙。”

    徐明并未注意到母親的擔憂,而是自顧自的思考著手術的事情。

    半晌,他繼續道:“另買豬腳兩只,取水二斗,薔薇根八兩、甘草五兩、芍藥五兩、白芷五兩,熬成四升備用。”

    前幾天徐明被抓進大牢,趙蘭哭求門衙好久都未能進去探視,心急之下尋到了韓家醫館哀求韓春方幫忙,總算是把他搭救出來。

    當娘的擔心徐明在牢獄中受到委屈,可還未說上幾句話,徐明就心急如焚的救治冬生。

    “莫非明兒在獄中受到屈打,想吃燉豬蹄……可是又放這么多藥材進去干嘛?”

    趙蘭欲言又止,終究沒有問出口,嘆了一口氣,轉身離去準備。

    劉冬生后背的傷,只是簡單的清洗、消炎、縫合,可在這個時代,絕對是復雜的外科手術。沒有抗生素,患者全憑自己的運氣康復。

    “哎,止血、引膿、縫合、消炎,冬生還有好幾關要過,但愿他能挺住。”

    前世徐明作為學生并沒有太多的臨床經驗,可想到劉冬生是替自己挨了這一刀,徐明無論如何也要救活他。

    徐王村本就不大,趙蘭一聲召喚,愿意幫忙的人不少,圍觀的人也興致勃勃的站滿了小院,都圍著窗戶往里看。

    “冬生怎么傷的這么重?”

    “咳,你還不知道吧,聽說他們二人犯了官司,這是被官家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夠慘。”

    “咦,徐明怎么拿起了刀,莫非要開膛救人。”

    “古怪,還沒見過這種手法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眾說紛紜。

    耳邊傳來鄉親們的七嘴八舌,徐明心神一動,微微皺起了眉。

    “王大哥、趙大哥,請你們兩個按住冬生。”

    “噯。”雖不懂徐明在做什么,兩人還是照辦了。

    徐明穩住心神,落下了刀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一聲沉悶的喊聲從冬生喉嚨中發出。

    徐明大吼:“按住他。”

    血膿不斷從傷口中涌出,徐寧趕緊拿起涼透了的“豬蹄湯”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成書于晉代的《劉涓子鬼遺方》曾載,“豬蹄洗湯”治療外科化膿性感染,有消毒抗炎之效。

    見血膿清洗干凈,徐明又把少得可憐的淡鹽水倒了下去,劉冬生已經痛的昏死過去。

    徐明取出桑皮線,層層縫合傷口,又把苦蒿枯葉鋪在傷口上進行包扎。

    “娘,太醫署考試臨近,兒要抓緊讀書,冬生阿娘腿腳不便,您老記得來給他喂藥喂飯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噢……是……”

    趙蘭被徐明嫻熟的手法震驚,恍惚間想起了死去的丈夫,聞言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內行看門道,外行看熱鬧。

    院中眾村民雖不知徐明做這些有什么意義,但仍然對他的醫術驚訝不已。

    “徐大夫泉下有靈呀。”

    “徐家出頭有望了。”

    徐明沒有理會院中眾人,推開門邁步離去。

    初春時節,晚風拂過,花草的葉子瑟瑟作響,帶著涼爽的意味。

    趙蘭照顧冬生母子未歸,徐明獨自坐在茅屋中讀書。

    “咚咚!”,大門外響起了敲門聲。

    徐明皺了皺眉,放下書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大唐的宵禁制度在鄉村雖不嚴格,但徐王村村民向來沒有夜晚外出的習慣,來者肯定是韓家的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門一打開就露出了劉茂那張滿掛著兩條粗壯眉毛的臉。

    “劉壯士,你倒是挺有雅興啊,這么晚了還親自來徐王村散步?”

    劉茂剛要開口,卻又想起了臨行前韓春方對自己的囑咐,讓自己不可怠慢了徐明。

    百般無奈下,他放低了語調好聲好氣道:“姑爺,老爺有請府上一敘。”

    “呃,另外,能把馬還給我嗎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徐明眉頭微皺,神色卻是風輕云淡。

    他料到韓家會派人來請自己,只是沒想到一天之內會找到他兩次。

    一時間,徐明竟然沉默了。

    原本徐明是打算拒絕韓府的邀請,可一想到是韓老爺子的心意,他又有些猶豫了。

    無論怎么講,韓春方對于徐家都是真心實意,假如自己一口回絕了他,的確是有些說不過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一點上,徐明也微微頷首,不過回韓家醫館這件事,并沒有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我便與你們同去。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劉茂和眾家仆皆長舒一口氣,他們就怕徐明和白天一樣執拗,使得自己無法交差。

    “不過馬,還是我自己送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劉茂聞言,恨得直咬牙,自己又要走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駕~”

    徐王村通往韓氏醫館的大道上,徐明策馬狂奔,身后揚起漫天塵土。

    封建王朝,制度等級森嚴。

    大唐時,主人迎客,必須由仆從跟隨,劉茂等人若是不能及時跟著徐明進府,定要被韓春方責罰。

    “不許停下,追不上這小子,老子扒了你們的皮!”

    相對于徐明的意氣風發,劉茂等人簡直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為了追上徐明,幾人憋足吃奶的力氣,在馬尾后面揚起的塵土中撒腳丫子狂追。

    這就是身為下人的悲哀,但卻沒有人會同情他們!畢竟,他們也不會同情比他們更為低下的平民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河南快35 陕西十一选五形态统计百宝 北京快三计划网页版 急速赛车单机版 山东广东11选五免费计划 云南11选5号码推荐 贵州省快3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128期二码中特 山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上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啊 71豆幸运28可以控制码 白小姐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名片 浙江福彩12开奖号码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公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