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8章 牢獄之災
    噗的一聲,昏暗的油燈火焰發出嘶嘶之聲,把牢房照的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徐明連忙從地下拾起一根草棍,小心翼翼的撥弄了幾下燈捻,小屋又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該死,這鬼地方真不是人呆的。”

    三天前被杜行勇帶回衙門后,徐明直接被丟在了牢房,除了送飯的駝背老頭來過幾次,便無人理會他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場無妄之災。”

    徐明扶著潮濕冰冷的墻坐下,抱膝想著最近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聽衙役的語氣,劉冬生因為受傷,被送去郎中處救治,在集市時我幫他上過金瘡藥了,應該問題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送金瘡藥下來的美女,倒是個妙人兒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樓上跑下來給他送藥的半袖裙襦女孩,徐明面露微笑,她當時雖未紅妝粉飾,卻膚若凝脂,頗有畫意,可惜自己忙著為冬生止血,無暇欣賞,只是連她叫什么名字也忘記問。

    徐明無奈的搖了搖頭,自嘲道:“算了吧,你可是有婦之夫!”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一道鐵欄門聲響起,走廊里走進來一個佝僂的老人,提著籃子,飯香隨之飄進了牢房。

    徐明驀地站了起來,激動道:“大伯,是不是能放我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頭并不接話,走到徐明面前放下兩張蒸餅和一碗菜湯,又繼續走向下一處。徐明愣愣的看著他,開始有點為目前的處境擔憂起來,看來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規則一無所知,這次真的要付點學費了。

    他咬了幾口餅,又沮喪的坐回墻邊想著對策。

    長安外城,光德坊,一處坐北朝南的官署衙門燈火通明,此處正是大唐長安城最重要的行政機構——京兆府。

    一名穿著起居服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書案旁,皺著眉聽杜行勇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說采買太監袁春不但強買強賣,還揮刀砍人。”

    “卻是如此,下官不敢隱瞞。”

    李銛猛地站起身來,怒不可遏道:“神策軍膽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包庇罪犯!”

    杜行勇見[筆趣閣 www.xbqg5200.xyz]他生氣,把腰彎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李銛來回踱了幾步,半天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他去年剛剛從司農卿的任上接任京兆尹的職位,表面上可不經三法司會審便判決死刑,權柄極重。可真正身處其位,他才知道這是整個大唐最難當的一個官職。

    京兆地處天子腳下,長安又是皇親國戚、王侯將相、豪強官員聚居之地,富豪權貴相互聯親,其關系盤根錯節,稍不注意就有丟官殺頭的風險。

    李銛的前幾任,稍微弱勢一點,京師治安就大亂,皇帝便會將他們罷官奪職。稍微強勢一點的,勢必會得罪權貴,而這些權貴都是直達天聽的人物。

    即便當今天子賢明豁達,卻也經不住權貴們對京兆尹的連番彈劾,實是個如履薄冰的尷尬官職。

    見李銛沉吟不語,杜行勇小心問道:“大人,此事該如何處置?”

    李銛回過神來,沉聲問道:“那兩個菜販現在何處?”

    “那名毆打小太監的叫徐明,已被我羈押在案,另一名傷勢較重的叫劉冬生,屬下已命人請郎中診治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見李銛抬頭望著他,杜行勇神色一凜,繼續道:“今兒個手下回報,那傷者熱病不退,怕是救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此刻李銛完全搞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他好整以暇的看著杜行勇,猜到了他的那點小心思,卻沒有點破。

    水至清則無魚,人至察則無徒。何況杜行勇確實是一個能吏干將,這些年一直跟在他身邊,是李銛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正猶豫間,管家敲門而入。

    “阿郎,剛剛有人送到府上一封信,要您親啟。”

    李銛順手接過,翻開起來。

    “竟然能請動趙大人為他說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那徐明只是一個菜販?”

    杜行勇疑竇叢生,怯懦道:“屬下確已查明。”

    李銛把信遞了過去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杜行勇雙手接過信看了起來,書信落款處的署名讓他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“嘶,秉文……”

    吏部尚書,趙宗儒,字秉文!

    “李大人,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信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寫著嗎,那徐明是韓家醫館的贅婿,韓老醫師求趙大人幫忙照拂一二。”

    杜行勇又端著信仔細的看了一遍,忐忑道:“大人,此事該如何善終?”

    李銛拿過信紙,按到燭臺中點燃。

    “放了吧,就當沒有這回事。”

    杜行勇問道:“袁春和神策軍那邊……”

    李銛怔怔的看著在燭臺中燃燒的信紙,顧此而言他:“圣上有意遷我為鄜坊觀察使,你到時還是跟著我上任吧。”

    杜行勇瞬間明白過來,抱拳道:“謝大人栽培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可再如此魯莽了。”

    午后的陽光刺的徐明睜不開眼睛,他長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自由的味道真好!”

    牢獄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,再呆幾天,徐明就要被胡思亂想給折磨瘋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娘怎么樣了。”

    幾天的牢獄生活,讓他忽然決心在這個時代扎下根來,為了兩世為人的自己,也為了這里唯一的親人。

    剛要邁步離開,忽見一匹高頭大馬疾馳而來,塵土飛揚,竟是韓家的家仆——劉茂。

    徐明瞇著眼睛看著他:“這么高調,不會是來接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在唐代初期,轎子只是皇帝和嬪妃的代步工具,其他人是沒有資格享用的,就連宰相這樣的高官也只能騎馬、不能坐轎。

    而大多數上流社會的貴族們,也往往是以騎馬作為方式出行,差一點的也有驢騾代替步行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這樣一匹高頭大馬不僅是代步工具,更是象征著一種底蘊和地位。

    感受到徐明炙熱的目光,劉茂不自覺地抬起了下巴。

    騎在馬上,連同看人的眼神,也有種高人一等的姿態了。

    劉茂策馬停下,剛要開口,卻又想起了臨行時,韓春方對自己千叮嚀萬囑咐一定不能怠慢了徐明。

    百般無奈下,他放低了語調道:“恭喜姑爺出獄,老爺有請。”

    出獄那兩個字,被劉茂特別加重了語氣。

    “真幼稚。”

    徐明不屑的看著他,嘴角還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這不是韓家醫館的劉壯士嗎?百忙之中,怎么有空來接我了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二弟病重難醫,專門托我開方?”

    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徐明又自顧自搖了搖頭:“不對,像我這種山村醫師哪里能是大名鼎鼎的韓家醫館看得上眼的?”

    徐明的這一番話,乍一聽是在吹捧劉茂和韓家醫館,細聽之下分明就是在擠兌他。

    就算劉茂腦子不靈光,也漸漸反應了過來,頓時面紅耳赤。

    “徐明,你好大的膽子!竟然敢詆毀我們韓家醫館,不要忘了,你能從牢獄出來,全憑我家阿郎四處游說,莫要恩將仇報。”

    這事徐明還真是不知道,聞言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劉茂似是想起了什么,諷刺道:“重癥不治的并非我家郎君,而是你那個賤命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劉茂長嘆一聲,故意拉長了聲音:“熱癥不治,在家等死呢。”

    徐明攥了攥拳頭:“我就知道,傷口有可能發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發炎?”劉茂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和你無關,快把你的馬借我。”

    劉茂今天故意騎馬來接他,就是算準了他不會騎馬,想讓他丟丟面子。

    聞言轉過身去,把馬牽到了徐明面前,便閃在一旁,看起了熱鬧。

    “唏律律……”

    這匹馬花色正白,長長的鬃毛披散著,時不時甩動前蹄,一雙明亮的眸子正望著徐明,性情也算溫順。

    令人感到棘手的是,這匹馬身上只有繩套和馬鞍,唯獨缺少了一樣東西……

    那就是馬鐙。

    在正常情況下,上馬之人會將韁繩和馬鬃一起抓住,隨后用左腳踩住馬鐙,而后轉體上馬,作用相當于梯子。

    如果徐明是自幼習武之人,大可以做到飛身上馬……

    可他這具身體,偏偏是一個文弱書生。

    見此情形,徐明不禁看向了劉茂,果然從他的表情里看到了一抹戲謔。

    只見徐明的手放在馬背上,輕柔地拍了幾下,那匹花白色的高頭大馬竟然點了點頭,微微俯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這,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劉茂瞪大了眼睛,怎么都不敢相信這幅畫面。

    在他的認識里,徐明就是一個窮酸落魄的赤腳醫生,哪里和馬打過交道?

    下一秒,徐明已經翻身上馬,揚長而去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历史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条件 中国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今天湖北快三带连走势图 四川省福彩快乐12开奖 急速赛车6 河北11选五任选结果 炒股暴富不外乎三种人 包赢广东快乐十分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群 中原内配资本原罪 福建快3一定牛今天的 481开奖结果最近30期 快乐十分中奖金额表 炒股怎么炒的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上海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