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5章 出頭之路
    離開韓家醫館以后,足足走了半個時辰,徐明才回到了徐王村的家中。

    回想起韓老夫人以及眾賓客的眼神,他就不禁微微揚起嘴角,泛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一群井底之蛙,仗著韓老爺子的名頭狐假虎威,再過幾日就讓你們看看何為真金!”

    徐明之所以這么有底氣,敢在韓家宴席上說出豪言壯語,是因為他從母親口中得知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那便是幾日之后,憲宗李純所設的太醫署考試便會來臨,屆時將有宮中派專人考核,目的就是選取御醫。

    過去在大學里,徐明曾經專門研究過唐朝的醫師制度,也了解過太醫署的考核制度。

    在唐代,凡醫師、醫生、醫工等醫他人疾病,以其痊多少而統計,以此作為考課。

    簡而言之,除了通讀各種醫書,辨認藥形藥性、識別穴位筋脈意外,最至關重要的一點就是治療疾病的效果,作為升遷標準。

    太醫署所采用的考試登用人才的方法,仿照自國子監招生,通常被選上的人會作為御醫入宮,而州府又會任命其為醫學博士官職。

    整個考試制度非常嚴格,由博士作為月試主考,太醫令丞作為季試主考、太常寺卿作為年終主考,最后便是少卿總試。

    而一旦能進入太醫署,那么徐明的地位也會水漲船高,區區一個韓家醫館更不用再放入眼里。

    因為就算是韓春方這樣的名醫,也沒有正式被太醫署收入,僅僅是掛了一個就診詢問的名頭而已,足以見得太醫署在皇宮中的地位之高。

    而眼下太醫署入學考試將近,只要徐明能抓住機會,一飛沖天并不是問題。

    等到徐明入選太醫署,不光韓家醫館會對他另眼相看,就連母親也能離開徐王村,過上更好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明兒,肚子餓不餓,娘去給你熱熱飯。”

    徐明才剛進門,映入眼簾的便是趙氏關愛的眼神,顯然已經等待了他多時。

    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,能有母親疼愛自己,徐明心里不禁泛起了暖流,回想起了自己的母親。

    只可惜,如今他已經穿越到了唐朝,恐怕再難回到現實了。

    “母親,我已經吃過飯了,不必麻煩。”

    趙氏笑著點了點頭道:“那便早些休息吧,昨日你喝了那么多酒,該養養身子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昨天夜里,昏迷著的徐明被韓家人抬回來的畫面,趙氏心里就一陣擔憂,幸好并無大恙。

    然而她有所不知的是,原先的徐明已經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全新的靈魂。

    感受到趙氏對自己的關切,徐明嘆了口氣,在心里暗自期許一定會替徐明照顧好母親。

    “娘,我就先不睡了,咱們家可還有燈油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趙氏一頭霧水:“好端端的,你要燈油作甚?”

    “時候還太早了,孩兒睡不著。”

    徐明淡淡一笑,從包袱里拿出了幾本書,擺放到了桌面上,赫然是幾本醫學著作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即便是趙氏反應再慢,也明白徐明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讀書!

    這樣的場景在死去的丈夫身上經常看到。

    自從家道中落以后,徐明就一直跟丟了魂似的,過去經常掛在嘴邊的“發憤圖強”,也變成了得過且過,趙氏作為母親自然是滿心憂慮。

    沒想到過了這么久,她竟然能再次看到兒子用功讀書,這讓趙氏不禁眼眶濕潤頗為感動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“沒,沒事。”趙氏擦了擦眼睛,嘴角泛起欣慰的笑容,“你看吧,娘去給你找燈油。”

    徐明微微頷首,便坐下來翻開了幾本醫學著作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找來這么多書,并非是對醫學一竅不通想要惡補,而是打算了解一下唐朝大致的醫療水平,以便于在治病救人的時候,沒那么驚世駭俗。

    其實今天在韓家宴席上,徐明就露了那么一小手,只可惜大家的關注點都在韓朗處,幾乎沒人關注到這件事。

    那便是徐明僅僅一眼,就看出了韓朗患病的端倪。

    而他之后所說的幾個病癥,更是鞭辟入里、直接戳中了韓朗內心的恐懼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徐明眼里閃爍著一抹光亮,翻開了手里的書。

    這第一本就是東漢醫學家張仲景的名作《傷寒雜病論》!

    “第一篇:平脈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當徐明挑燈夜戰之際,韓家府上卻并不平靜。

    韓家大堂里,端坐著一名富態的中年女子,那熟悉的相貌正是韓老夫人。

    而與之對坐著的,是一名留著撮山羊胡的中年男人,身材稍微顯得瘦削一點,那雙眸子卻格外清明。

    在聽完韓老夫人的講述,男人深深嘆了口氣,顯得有些無力:“胡鬧,真是胡鬧!”

    面對男人的反應,韓老夫人似乎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只見她臉色難看了一會兒,又沒好氣道:“那徐明小兒如此放肆無禮,你卻偏偏還要袒護他?真不是你是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袒護?”男人眉頭一皺,微微有些動怒。

    察覺到男人的情緒,韓老夫人終于不敢開口了,因為她心里清楚誰才是韓家真正的主人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此人便是名醫韓春方。

    當他深夜回家之際,忽然發現家仆們看到他時,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,韓春方頓時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直到他回屋找夫人詢問清楚,才明白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先不提朗兒的所作所為,就是你今日的表現實在過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那徐明再怎么說,也是我恩人之子,況且明明你讓雨晴避而不見在前,已經是失去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韓春方的意思很清楚,明顯是在責怪老夫人讓韓雨晴躲起來,不和徐明成婚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氣不過,為了你那勞什子約定,賭上了晴兒的一生……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越說越氣憤,臉色漸漸陰沉。

    正當這個時候,門外走來一窈窕婀娜的身影,眼角帶著幾滴閃爍的淚光,動作搖搖晃晃。

    “爹,娘,都是孩兒不對,你們不要再吵了。”

    那張哭花了妝的嬌嫩臉蛋,便是韓春方之女——韓雨晴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宁夏体彩11选五手机版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吉林新11选5手机板 股票指数买卖规则 杨方配资官网 江西快3玩法及中奖规则 777娱乐电玩城游 024期排列3字谜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理财平台商赢金服 上海快3最新开奖定牛上海快三走势图 彩票应用 天津时时彩彩经网 上海11选五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前3直 淘宝彩票吉林快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