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4章 暫別韓家
    良久之后,韓老夫人才幽幽開了口。

    “來人,把朗兒帶去監房,讓他好好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的瞬間,韓朗終于支撐不住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時的他,早已是滿臉蒼白如紙,額頭爬滿了汗珠,自從得知染上這病后,韓朗就一直偷偷派人尋藥,奈何病情根本不見好轉,一直積攢到了今日。

    而令韓朗萬萬沒想到的是,最終揭發自己的不是什么小情人,而是區區一個不起眼的上門女婿……

    徐明!

    這叫韓朗這樣向來自負的人,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不管韓朗心里作何感想,等待他的將是韓家醫館的治療,以及日后韓老夫人對他的嚴加看管。

    至于過去風流快活的好日子,恐怕也是一去不復返了。

    很快,馬上有兩個威武雄壯的家仆走上前來,在聽到花柳病三個字時,眼里隱約閃爍著不情愿,踟躕不前。

    “娘,孩兒知錯了,您饒了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再也不出去亂跑了,您就饒了我這一次吧!”

    韓朗動情地哭喊著,再也看不見剛剛那副驕傲的模樣,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    誰也沒有想到,堂堂韓家二公子竟然會有如此齷齪不堪的一面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是被自己最看不上眼的姐夫拉下馬的。

    韓老夫人嘆息一聲,撇過頭去無視了韓朗的求饒,任憑兩名家仆帶走了他。

    終于,在韓朗離開之際,宴席也繼續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輕咳了兩聲,好歹是緩解了一下緊張的氛圍,只不過她的臉色依舊是陰沉似水。

    想想也能理解,平日里最疼愛的寶貝兒子,卻做出了這般不堪的行徑,實在是令人失望至極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韓老夫人看向徐明的眼神里,在原來嫌棄的基礎上再添了一分厭惡。

    所幸徐明并不在乎她的態度,反正對于自己而言,韓家醫館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,自己遲早要離開這里另謀出路。

    沒錯,徐明早就已經想好了出路,他根本不愿意當什么讓人笑話的上門女婿。

    明明都結婚兩日有余了,他卻連新娘的面都還沒見著,這能算什么夫妻?

    徐明所等待的,只是一個振翅而飛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徐明,以往之事老身不想再談,既然你已經是我韓家女婿,那么從今往后你便留在醫館吧,如若愿意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眉眼低垂,明明是在決定徐明的將來,卻仿佛是在訴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    “就暫且從學徒做起吧。”

    對于韓老夫人的話,在場之人皆是紛紛點頭,這長安城里不知有多少人擠破頭都進不了韓家醫館,更不用提當什么學徒了。

    眼下韓老夫人一句話,就替徐明解決了生計,完全就是對他不計前嫌、法外開恩啊!

    要是徐明再不接受此事,恐怕真的就是不長眼了!

    一時間,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到了徐明身上。

    正是在這樣凝重的氛圍下,徐明卻是風輕云淡地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徐某并無意向留在醫館,更不想當什么學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韓家宴席上再起波瀾,連同韓老夫人的臉色也是一變再變。

    他們怎么也想不到,徐明竟然會拒絕這樣天大的好事!

    難不成他真是昨天喝昏了酒,直到現在也沒清醒過來?

    面對徐明淡然的態度,韓老夫人也不禁疑惑道:“徐明,你可知道在這長安城里,我韓家醫館的名聲?”

    誠然,正如韓老夫人所言,韓家醫館不光是對于長安城,即便是對于臨近地區的人們也是如雷貫耳。

    只因為除了韓春方老爺子外,韓家還培育了多位名醫圣手,皆在宮中太醫署任職。

    所以,雖然名義上是學徒,然而在場之人無論誰都清楚,只要能在韓家醫館站穩了腳,離被選入皇宮和加官進爵也就不遠了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徐明為何要大言不慚地拒絕呢?

    實在是令人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徐某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說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我已經入贅韓家多時,這婚宴也如期舉行,為何新娘子卻還遲遲未露過面呢?”

    聽聞此話,韓老夫人不禁眼皮一跳,下意識回避徐明的目光。

    再看韓家的賓客們,也支支吾吾起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某實在是不明白,我遵從父親與岳丈大人之言,與韓雨晴結為連理,是為夫妻,理應共處一堂、共居一室,奈何過了這么久連她長相如何都未知曉啊!”

    徐明佯裝無奈地嘆了口氣,微微抬起了頭:“還請老夫人能替徐某解答一二。”

    明面上徐明是在詢問韓老夫人女兒的去向,實際上就是在駁韓家的面子,抽她的耳光!

    婚事都辦了,韓家卻連女兒都不愿意交出來,這叫哪門子夫妻啊!

    “雨晴她身體柔弱,近日又感染了風寒,不便見客。”

    韓老夫人顯然沒料到徐明會趁此發難,還當他是那個任人宰割的女婿,便隨意謅了兩句。

    不料她的這一席話,又讓徐明抓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“客?誰是客?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岳母大人是在說我?”

    徐明冷冷一笑,特別加重了岳母大人這個稱呼,頓時讓韓老夫人臉面拉不下來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韓老夫人竟然橫起了眉大聲疾呼。

    “胡鬧!”

    “徐某,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望著韓老夫人臉色見紅的樣子,徐明不屑地搖了搖頭,竟然起身離開了座椅。

    他無奈地揮了揮手,像是在告別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徐某也就不便逗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請岳母大人放心,即便徐某不在韓家醫館,也自有辦法和出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辭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徐明便閑庭信步地走出了宴席,只留下了一個瀟灑的背影。

    看到這幅畫面,韓老夫人又急又氣,卻偏偏拿這個徐明沒什么辦法,畢竟有韓春方固執地認準了他。

    更何況,無論如何徐明都是韓家名義上的女婿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這豎子真是膽大包天,在下愿意替您去管教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之際,一個雄壯男子就抱拳走來,觀其粗獷的相貌正是家仆劉茂。

    韓老夫人搖了搖頭,并沒有理會他的主動請纓,而是淡淡說了一句話。

    “待會兒,叫晴兒來找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涨跌行情中心 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开奖,,结果今天 上海快3最新开奖一定牛 腾讯5分彩开奖走势 体育彩票6+1 极速赛车让我输了90万 甘肃高频11选五一定牛 七乐彩中奖规则 11选5无死角每期必中 中国最好的配资公司 安徽快3游戏今日上市 体育彩票所有玩法 36选7 好彩1 016期3d试机号 辽宁十一选五任选遗漏任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