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大唐從贅婿開始 > 第1章 韓家贅婿
    大唐,元和八年。

    時外藩之亂已平定五十載有余,憲宗李純勵精圖治,令中外咸理,紀律再張,重現一派盛世氣象,史稱元和中興。

    長安城內,街巷燈火輝輝,處處人聲鼎沸,端是祥和繁華之景。

    與之相對比的是......

    城外徐王村一間草屋的木榻上,一片沉默中,依稀傳來了驚疑不定的話語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在宿舍嗎?這又是哪里?”

    循著聲音望去,說話的是一名臉色稍顯蒼白的青年,孱弱的身上披著床薄被子,動作也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他名叫徐明,是一所重點大學醫學院的學生,原本為了迎接期末考試,選擇了通宵復習,誰知道字還沒看幾個,就眼前一黑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等到他醒過來的時候,就發現自己躺在了這張破床上。

    就在徐明掀開被子,打算下床之際,門外顫顫巍巍走過來一名婦人,見到徐明醒過來了,頓時眉頭一喜。

    “明兒,你終于醒過來了,為娘都要擔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?”

    徐明眉頭一皺,顯然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兒,且聽那婦人又喜極而泣道: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,省得在韓家府上當姑爺,受那大小姐的冤枉氣!”

    韓家?

    當姑爺?

    聽到這幾個關鍵詞,徐明本能地打了個激靈,他情不自禁摸了摸腫脹的后腦勺,一段段陌生的回憶涌現而出。

    首先,是這具身體主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和自己一樣,他的名字也叫徐明,祖上據說是位懸壺濟世的名醫,可惜的是,自從老人家仙逝以后,徐家就一代不如一代。

    至于母親口中的千金大小姐,乃是長安城里名醫韓春方的獨女,名叫韓雨晴,傳聞有沉魚落雁之貌,從小習得詩書禮儀,不知有多少豪門貴子為求親踏破了韓家的門檻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,以徐明落魄的情形,幾乎沒可能和韓家大小姐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不料直到有一日,韓春方忽然來徐王村登門拜訪,聲稱徐明已逝的父親對他有救命之恩,為此兩人還定下了一樁娃娃親。

    這成親的對象,自然就是徐明和韓家小姐。

    如此天大的福緣落到頭上,徐明哪里能不興奮?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這樁婚約,起身趕赴了韓家府邸。

    誰知等徐明到了以后才發現,整個韓家上下,除了韓春方老爺子外,根本沒有人理睬過自己,換句話說,壓根無一人承認這樁婚事!

    徐明興沖沖地入贅韓家,卻是熱臉貼了個冷屁股,就連韓家大小姐也閉門不見,自稱就算是死也不愿成親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新婚當日的酒宴上,長安城里的名流貴族齊聚韓家府邸,只等著為韓春方老爺子慶賀,結果直到酒宴結束,也沒見到韓大小姐的身影。

    徐明心中愁苦萬分,悲痛至極下,一頭扎進了酒缸里醉死了過去,被人連夜抬著送回了徐王村。

    也是因為這件事,后世的徐明才有機會借這具身軀重生,沒有早早墮入輪回。

    “明兒,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婦女眉頭皺成了川字,連忙伸出手去攙扶他,卻被徐明揮手輕輕推開。

    他從腦海里的記憶得知,眼前這位慈愛的婦女便是徐明之母趙蘭,趙氏,年輕時自外地遠嫁到徐王村,不料徐明父親英年早逝,便獨自將他撫養長大。

    “娘,我沒事。”徐明苦笑著搖了搖頭,勉強站穩了腳跟,腿腳頗有些不便。

    看樣子,是昨晚醉酒留下的后遺癥。

    確定兒子無恙后,趙氏也就安下心來,眉宇間少卻了幾分擔憂:“無事便好,你先好好坐著,我去給你盛碗熱粥喝。”

    徐明點了點頭,眼見趙氏走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他默默環視四周,發現徐家可謂是家徒四壁,生活自然是相當拮據。

    生長在這樣落魄的環境里,也難怪徐明就算被羞辱,也要執意上韓家府上入贅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正當徐明試著走幾步之際,耳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,正是母親趙氏在訴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這位大人,您找我兒子是有何事嗎?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說廢話,徐明人在哪兒?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趙氏欲言又止,不由自主縮起了脖子,她本來身子就虛弱,受不了什么驚嚇,這下連說話都結巴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背后傳來了低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,是何人找我?”

    很快,在徐明掀開簾子的那一刻,一張陌生的面孔呈現在了眼前,赫然是一名虎背熊腰的武夫,額尖還綁著條褐紅色頭巾。

    看他兇神惡煞的樣子,顯然是來者不善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在這名武夫眼睛注意到徐明時,嘴角泛起了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在這兒啊?”

    “我還當你真就醉死了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之際,徐明不禁眉頭一皺,腦海中也閃過了武夫的身份:他名叫劉茂,是韓家醫館看門的家仆,也是韓春方老爺子的貼身護衛,對韓家稱得上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對于徐明和韓大小姐的婚事,劉茂自始至終都是默默反對,今天怎么一改作風,找上門來了?

    見徐明沒開口答應,劉茂更是咧嘴冷笑:“就你這副德行,還迎娶我們家大小姐,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

    對于劉茂嗤之以鼻的態度,換做是以前的徐明,絕對是大氣不敢喘一口氣。

    但現在,這具身體已經換了主人。

    “我娶不娶她,是我們的家事,什么時候輪得到你一個家仆插嘴了?”

    徐明淡淡地說著,眉宇間卻閃過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見劉茂那張臉唰一下就黑了,兩只牛眼更是瞪得渾圓:“好小子,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膽,敢這么跟老子說話?”

    劉茂抬起粗壯的手臂,作勢就要向他打去。

    在聽到徐明的話后,他又突然抽回了拳頭。

    就見徐明故意伸長脖子,橫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打,盡管打!”

    “待會兒見了韓老爺子,我正好讓他瞧瞧,這就是你們的韓家家風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劉茂頓時回過了神來,后背冒出了一層冷汗。

    事實正是如此,就算他不怕這個病秧子,可無論怎么講徐明都是韓府姑爺,更不用提韓春方還對其關愛有加。

    假如劉茂這一拳頭下去,恐怕回去以后,他免不了要受一頓責罵,甚至家刑伺候。

    無形中,在劉茂眼里的徐明變得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仿佛因為這次醉酒,徹底換了個人似的,說話也有理有據、利弊清晰。

    劉茂在徐明身上吃了個癟,又實在想不出法子找回顏面,只得把牙齒打碎了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“今夜戌時,我家府上晚宴,屆時你要是敢耽誤分毫,我劉某定饒不了你!”

    說罷,劉茂就氣沖沖走出了茅屋,臉色早已是鐵青昏黑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他離開以后,母親趙氏才敢長舒一口氣,小心翼翼道:“明兒,你可還好?”

    仔細觀察下,剛剛還風輕云淡的徐明,額頭已然泛起了層虛汗,明擺著是裝給劉茂看。

    “母親放心,孩兒無恙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徐明嘴角泛起了淡淡的笑意:“待我去收拾一下,好去赴韓家醫館的晚宴。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太龙药业股票 股票指数期货在到期日以成交股票进行交割 云南11选五5走势图一定牛 国内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贵州快三精准预测 重庆幸运农场什么时候开奖 12bet在线娱乐百家乐 天天捕鸟游戏 捕鱼大富翁安卓版 股票涨跌停计算器 江苏快3技巧高手 天津时时彩运营时间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表 上海十一选五任选走势图 评论赚钱2元一条 青海11选五5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