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超級戰神奶爸 > 第111章 遲到的重逢
    “表叔!”

    秦楓目光堅定,把秦懷升的錢塞到他懷中,更是把自己的一張銀行卡塞到他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我爹教導,恩情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!”

    “我們家最困難的時候你傾盡所有都伸以援手,這份恩情我一直記著!”

    小甜甜也昂著頭,用稚嫩的童聲真誠地道:“小甜甜也都記得喲!”

    話落,小甜甜也幫著錢塞給了陳成。

    陳成一向老實巴交,每個月的工錢也就三千五,一年下來能存兩萬都是極限了!

    如今秦楓他們卻一次性給了他二十萬,這可得存十多年啊。

    陳成感動得不行:“你們給我錢了,阿楓還給我銀行卡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秦楓微微笑道:“這是我個人的心意,表叔你收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嫌棄的話,你用這些錢自己弄個安保公司,去給我二叔的建筑公司負責安保工作。”

    陳成不由得欣慰地抹了一把淚:“開安保公司?這里邊得……得有多少錢啊……不能要,我可不能要啊!”

    秦楓好說歹說,這才和小甜甜一起勸服了他把銀行卡收下。

    陳成老淚縱橫:“阿楓有出息,有大出息了!表叔謝謝你了!”

    秦楓和小甜甜見他收下,也開心得朗聲大笑!

    報恩這件事,秦楓一家向來做得極好的。

    告別了陳成后,秦楓直接讓瘦猴開車過來,準備帶父親去自己住的別墅坐坐。

    剛上車,秦楓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,腦海中的往事不斷浮現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秦楓當即就對著小甜甜說道:“小甜甜,你先和爺爺去爸爸家里,爸爸見個朋友,馬上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小甜甜撒嬌地躺在秦懷升懷里:“去吧,小甜甜跟爺爺玩耍,爸爸不用著急的。”

    秦懷升也看到了那道身影了,嘴上喃喃說道:“那人,好像你的同學吧?他好像來過我們家幾次,我有點印象。”

    秦楓點了點頭:“背影好像,我過去確認一下,父親小甜甜麻煩您照顧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秦懷升擺了擺手:“不礙事,我跟小甜甜玩耍,歡樂的很,你要忙就先前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瘦猴也保證說道:“秦王,我會做好安保工作的,請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秦楓點了點頭,再次折返。

    經過住院部后面的涼亭的時候,忽然聽見一把絕望的哭叫聲。

    這聲音透著一股凄涼,讓人聽了心里一陣發寒。

    但秦楓注意到的,并不是這把讓人揪心的聲音,而是這聲音他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可以說,秦楓一聽那聲音便愣住了神!

    他迅速地轉頭望去,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男人的相貌。

    “方俊?真的是他!”

    秦楓心中有點振奮,不過看到方俊那個嚎啕大哭模樣的時候,心中又立馬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方俊,曾是他秦楓高中的同學,二人關系莫逆,一齊考上了同一所大學。

    因為某些原因,方俊在念大一的第一個學期就輟學了。

    后來秦楓與薛昭、梁瀟瀟成立了大秦科技,想聯系他卻聯系不到。

    印象中,秦楓記得方俊他出生單親家庭。

    從小由母親一手帶大,因為父親嗜賭成性,把家里的所有積蓄都輸光了。

    最后父母離婚收場。

    而那男人不想帶著方俊,覺得他是個累贅。

    所以這些年,方俊就跟著母親生活,他讀大學期間,方俊母親為了供他讀書,只得每天起早貪黑地打幾份工維持生計。

    他母親出身農民,僅讀過小學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打雜工,幫人洗衣做飯打掃衛生,有時間還去撿垃圾增加收入。

    那段時間方俊只能靠母親辛苦賺來的打工錢交學費。

    至于生活費,少之又少,長期靠吃饅頭來充饑。

    而秦楓當時的家庭條件也不好,兩個人同病相憐,惺惺相惜。

    一起啃過饅頭,一起湊錢買一份烤雞過嘴癮。

    當時,秦楓與方俊兩人也是當年在學校里出了名的瘦子,簡直是瘦骨嶙峋。

    但是,方俊不遲而別后就變得消息全無。

    秦楓只記得方俊大學畢業時候的樣子,一副重感冒病怏怏的模樣。

    在校讀書期間,他被人欺負,方俊必定會幫他。

    但是因為方俊出身不好,也是經常被人欺負。

    兩人攜手努力,一起經歷許多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這次回來,秦楓也是非常期待能在某天重遇方俊。

    秦楓知道方俊不容易,很想盡自己的能力去幫他。

    昨晚還在尋思著要找到方俊,都讓暗影派人去調查了。

    無巧不成書,今天居然在這里偶遇方俊。

    還沒湊近,秦楓就看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醫生的方俊帶著哭腔。

    “醫生你行行好吧,救救我的母親。我只剩她一個親人了,哪怕賣血我也要救她。”

    現在賣血是非法行為,不是特殊情況,醫生是不會同意的。

    不過方俊此時的樣子,看得那醫生也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深知方俊的母親病情并不樂觀,治愈的可能性并不大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有一百萬用于治療,也是無濟于事,賣血換錢治療,也是徒勞,最后這孩子還會搭上自己的性命!

    不過,方俊救母心切,如果母親不治身亡,他活著也沒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方俊!”

    正在這時,身后響起一把聲音,然后一個身影靠近,用力地把他拉了起來。

    方俊不禁愣神,正準備開口問是誰?

    但是下一秒,他看清了來人的相貌,好像是自己熟悉的故友。

    “難道,你是……秦楓?”

    他不太確定,因為眼前的秦楓跟讀書時期完全不一樣!

    此時的秦楓身穿傳皮衣,打扮干凈利落。

    秦楓身上的氣質非常特別,舉手投足之間顯得更加氣場十足。

    “沒錯,我是秦楓。”秦楓馬上點頭。

    “怎么會?”

    方俊思索了一下:“你……你出來了?”

    關于五年前的事情,方俊還是知道一點的,他也堅信秦楓是被人冤枉的。

    后來方俊也曾去過里邊想要看望秦楓,可是得到的回復卻是查無此人。

    秦楓笑著回道:“沒關系,這都是以前的事了。這些年的確發生了一些事,我去當兵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去當兵,那是好事!我就知道你是被人冤枉的!”

    方俊愣愣地回答道,定了定神把臉上的淚水擦了擦。

    剛才被方俊拉住的醫生看到秦楓和方俊在敘舊,連忙暗暗溜走,就怕方俊會又一次逼他幫忙抽血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多年不見,卻讓你看到我這個狼狽模樣。”方俊無奈一笑。

    聽言,秦楓眼眸里都是復雜的神色。

    走近一看,他才察覺方俊比讀書時期更加憔悴干瘦。

    一臉煞白,臉頰也凹了下去,就像是長期受虐一般。

    秦楓眼神里透著堅定,說道:“我剛才聽到你們的對話,你母親如今有病在身,急需錢治療,你打算賣血救母?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