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我的冰冷老婆 > 第59章 發怒
    “痛痛痛——你放開老子!”

    周成才大喊大叫,整個餐廳的人都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女孩驚慌失措,這時候也終于想起來伸手去推秦遠。

    秦遠抬頭看了她一眼,眼神凌厲如刀,像是要殺人的惡魔,讓那女孩嚇得不敢動彈。

    “我沒找你麻煩,你反而來找我了,不要以為拿了點拆遷款就可以為所欲為,也不要覺得我還是以前那個任人欺凌的我,這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秦遠居高臨下的看著周成才,然后轉手從桌子上拿起擺好的鋼叉,蹲下身一手抓著周成才的手掌不讓他掙扎,另一只手拿著鋼叉。

    看到秦遠的舉動,周成才終于慌了,掙扎得更加用力,伴隨著驚恐大叫:“秦遠!你他媽要干什么?!動了我,你媽這輩子都別想跟我爸離婚!”

    劉月洋也沒閑著,幫著秦遠把周成才摁住,這比東西他早就看不爽了,秦遠以前被繼父暴打的時候,都是躲到他家住。

    那些累累傷痕,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周成才而起!

    “這就不勞你費心了,我自然會想辦法,但是你今天必須為你之前說的話付出代價!”

    秦遠眼神一狠,右手抬高猛然落下!

    野雞兩個字,他絕對不允許出現在顧沅霜身上,這是他的逆鱗!

    而即便是已經離開柳城的肖婷,也不應該被周成才這么謾罵!

    “住手!!”

    一聲怒吼,也在這時傳來,三名保安迅速沖了過來,想要制止秦遠,只是為時已晚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殺豬般的慘叫,從周成才口中響徹整個餐廳,就像是開宰之前的豬一樣,聲音能夠穿透好遠。

    鋼叉穿過了周成才的手背,叉子尖端扎在地上而彎曲,把周成才整個手掌貫穿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成才帶來的那個女孩,也嚇得花容失色,雙腿一軟跌坐在地,一臉驚恐的看著秦遠。

    這到底是什么人啊?!

    這是魔鬼!

    周成才渾身抽搐,滿頭大汗,他并沒有痛到昏迷過去,可這更加讓他遭受折磨,如果昏迷過去,反而感受不到疼痛了。

    三名保安根本來不及阻止秦遠,只能試圖把他控制住,但秦遠卻淡漠的掃了他們一眼,厲聲道:“不想步他的后塵,就都他媽給老子站好!”

    三名保安還真被秦遠這滔天的兇焰給震懾住了,一時間躊躇不前。

    他已經松開了周成才,后者早沒了反擊的欲望,右手抓著自己的左手手腕,那鋼叉穿透手掌并且還彎曲了一截,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觸目驚心!

    靠的近的幾桌客人,都嚇得跑開了,滿臉驚恐。

    顧沅霜始終沒有插手,直到此時,才看著秦遠問道:“你說的拆遷,是你繼父家的房子?龍城商場旁邊那個老小區?”

    秦遠點頭道:“嗯,就是那里。”

    這家人,根本就沒想過跟他們分拆遷款,還反而想從自己手里拿錢,人不能無恥到這種地步,在秦遠眼里,周成才跟他老子,就根本不配當個人!

    人的忍痛能力是有極限的,手掌被貫穿顯然還沒有達到極限,周成才臉色煞白,嘴唇都白了,看著跟要死的人一樣。

    但秦遠此刻的氣勢太兇了,旁人都不敢插手,連那三個保安,都猶猶豫豫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他們平日里根本沒什么事情做,把把門就行了,哪里見過這種事情。

    得到回復,顧沅霜又看向坐在地上渾身發抖的周成才,淡漠道:“那片地,是我中標開發的,打算推倒重建一片居民區,如果是那里的話,或許,你的拆遷款不一定能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她說是說或許跟不一定,但誰都能夠聽出來這話語中的篤定和強大的自信!

    餐廳中有人似乎認出了顧沅霜的身份,忍不住驚呼道:“難道她就是最近頻頻上新聞的霜動集團董事長顧沅霜?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就是那個咱們柳城最漂亮最年輕的企業家?我手機上前天還有關于她的新聞,媒體評了個柳城十大女富豪和十大年輕女企業家,顧沅霜可是雙居榜首啊!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她!嘖嘖,這地上的家伙剛才還罵人家野雞,真是活該被打!”

    風向一下子就變了,剛才還對秦遠畏懼的人,這一下知道了來龍去脈后,紛紛轉而討伐周成才。

    顧沅霜這樣的人,就是頂尖女神,大眾情人,現在信息化時代,新聞每天都更新好幾次,而且顧沅霜在柳城的名氣,比頂尖流量明星還要大!

    聽到旁邊人的驚呼,周成才這下是徹底呆滯了,連左手傳來的劇痛,似乎都輕了一些,他呆愣愣的看著顧沅霜,這個人,居然是霜動集團的董事長?!

    他們家那片老小區拆遷項目的真正幕后負責人啊!

    可以說,他現在能不停的更換女友,就是因為家里要拆遷,并且已經拿到了一部分的預支拆遷款,這才有錢在外面浪。

    如果他們家的拆遷真的泡湯了,那他就屁都沒有了!

    傻眼了,徹底傻眼了!

    悔恨、驚恐的情緒,交織在周成才心里,讓他這一刻連話都說不出來,只覺得喉嚨發緊,像是被人在腦袋上砸了一鐵錘!

    秦遠其實也沒料到那片區域是霜動集團中標的,聽到顧沅霜的話,也楞了一下,隨即看著周成才陷入呆滯的樣子,頓覺暢快無比。

    以往的郁結,在這一刻也一掃而空,周成才終日囂張,如今也要變成一無所有的廢物!

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......怎么會這樣......”

    周成才瘋魔一樣口里喃喃自語,不斷地重復這句話,他突然驚醒,看向秦遠,像是條狗一樣爬著跪在地上,瘋狂求饒道:“秦遠,你放過我!你幫我求情好不好?我不能沒有這筆拆遷款啊!我欠下了賭債,要是沒有錢還,我跟我爸都會被打死的!”

    秦遠無動于衷,冷漠道:“世上的事情都有報應,不是不到,只是時候未到,你老子是個賭鬼,你也跟著沾上了毒癮,至于你們欠多少錢,跟我無關。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