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歷史小說 > 史外桃源 > 043章:與土匪何異
    長安城,太極宮。

    今日十月十五日,大朝,李世民于太極殿聽政視朝。

    太極宮宮內布局也非常講究,嚴格按照古代宮室建筑原則執行。

    宮內主體建筑采用前朝后寢的原則,以朱明門、肅章門、虔化門等宮院墻門為界,把宮內劃分為前朝和內廷前后兩個部分。

    朱明門、虔化門以外屬于前朝部分,以內[筆趣閣 www.sbiquge.me]則為內廷部分。

    前朝部分又按照周禮三朝制度進行布局。

    承天門及東西兩殿為外朝,是舉大典,詢眾庶之處。

    以太極殿為中朝,是李世民主要聽政視朝之處,每逢朔望之日,也就是初一十五這兩天,李世民均臨此殿會見群臣,視朝聽政。

    內廷地區的兩儀殿為內朝,是李世民與宗人集議及退接大夫之處。

    兩儀殿因在禁內,只有少數大臣可以入內和李世民商談國事,故舉止較為隨便。

    這里也經常是李世民歡宴大臣與貢使之處,曾多次在此殿宴請五品以上官員,它是太極宮內第二大殿。

    而今日一早,太極殿內李世民高高在上端坐,太監王德立于一旁。

    殿下幾百大臣,按著品階高低分立。

    為首左仆射房玄齡,右仆射李靖,中書令岑文本,侍中王珪,長孫無忌,……

    這幾人都是丞相,別看長孫無忌似乎沒啥官職,但他被李世民賜予開府儀同三司。

    什么是開府儀同三司,就是散官的最高境界,位同三公。

    就是什么事都可以不管,什么事也都可以管,辦公室可以自己選地方,獨開一個衙門。

    其實李世民一直想封長孫無忌司空,只是怕朝臣又嚷嚷恩寵外戚。

    就如同之前曾欲讓長孫無忌擔任右仆射,就是被朝臣非議,加上長孫無忌的百般推辭,以及長孫皇后的一些言語,才就此作罷。

    今日大朝會,朝臣來的很多,秘書監魏征,吏部尚書高士廉,尚書右丞劉洎,戶部尚書唐儉,監察御史馬周,諫議大夫褚遂良……

    武臣很多,來的也齊,除卻秦瓊未至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參加大朝會的,也都是有資格參與政事的官員。

    此時,朝會已然進入尾聲,李世民也有些乏了。

    長孫沖的事情,最近鬧得很兇,主要是長孫無忌逮著宇文家崔家死磕,搞的李世民都開始煩了。

    就連皇后都又一次犯病,雖然癥狀輕微,但也是讓李世民擔心不已。

    命人去召韓猛,沒想到這小子居然北去尋藥了,李世民當即就派劉仁愿帶人北上尋人,找到直接押回長安。

    黃門侍郎崔干已然罷職,刑部看押,但崔干自始至終,啥都交代不出來,特別是那三個死士,崔干一口咬定不知道他們出去干嘛。

    宇文禪師同樣停職,配合查案。

    如此大朝會,自然不能一直討論長孫沖的案子,本身案子現在也陷入了僵局,沒有絲毫進展。

    除非崔干能夠交待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輔機,朕知汝心情,不過凡事得依律法,崔氏田莊走水之事,朕希望到此為止,不可再有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揉了揉額頭,他就差直接說崔氏田莊的大火,是長孫無忌派人放的。

    皇上如此這般言語,那就是在警告長孫無忌了,同時也是警告崔氏與宇文世家,不能這樣你來我往的瞎搞。

    特么的都是大臣,你們這樣搞與土匪何異?

    長孫無忌想再次否認,剛剛準備拱手開口,就被李世民嚴厲的眼神,嚇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崔氏田莊大火,的確是長孫無忌讓人放的,但現在不僅僅是崔氏田莊的大火,還有宇文家一煤山出事。

    如果他就這么不做聲,那煤山之事豈不是也要落他頭上?

    可煤山之事真不是他長孫家干的。

    對付宇文家,他也只是準備安排人殺掉一嫡支子弟而已,但還在猶豫準備,還并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畢竟對付崔家跟對付宇文家不一樣,不管怎么說,宇文世家都是屬于關隴集團,貿然動手,長孫無忌也很顧忌。

    但不殺幾個人,長孫無忌心里又難以解恨。

    皇上警告不要用這些手段,但長孫沖不就是被人用這種手段做掉了?

    長孫無忌雖然不吭聲了,但心里的怨恨,反而越發的強烈強烈。

    皇上的言語,長孫無忌的欲言又止,群臣是神情各異。

    李靖眼觀鼻鼻觀心,不動如山,一臉平靜。

    似乎從進入太極殿之初,他就是這么一副平靜表情。

    整個朝會更是一言未發,就如同是個背景一般。

    房玄齡性格優柔寡斷,任何事都是只提供意見,做決定你們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對于長孫沖的死,以及長孫無忌與宇文家崔家的對掐,那是事不關己。

    高士廉與李靖一樣,也喜歡當背景。

    魏征倒是想懟一下長孫無忌最近的所作所為,但不知為何,想了想,也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李世民環視眾臣,見沒人再糾纏不休,心情舒暢了些許。

    “今年天氣異常,恐大雪更勝往年,戶部要早做準備,著萬年縣長安縣,一道排查城鄉危房,一應賑災物資盡早籌備。”

    戶部尚書唐儉躬身應道:“臣下已然安排人進行中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李世民聽了,甚是滿意,又道:“可有關西各州府流民之報?”

    唐儉回道:“有,據臣下根據各州數據,今年可能進入關中的流民少于往年,在萬人以下,陛下勿憂,本部已經做好安排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茂約是能臣啊!”

    心情大好之下,李世民贊了一句唐儉。

    茂約是唐儉的字。

    “陛下之贊,臣下不敢領受,受之有愧,其皆是分內之事,理當盡心盡力。”

    唐儉謙讓,順便表明其一心為國為民,隨后退至一旁。

    李世民淡笑,忽然想到什么,就看向李靖問道:“鴻臚少卿劉善因,七月就前往西突厥,為冊立泥孰為奚利邲咄陸可汗之事。

    可順利否?”

    李靖本是低眉順眼盯著前方臺階,但李世民話畢,他就立刻回道:“未曾有不利事傳回,想來應當無虞。

    不過臣接到沙州敦煌郡信報,鐵勒十五部之契苾部落酋長,契苾何力率所部六千余戶正在向沙州靠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可探知契苾何力意圖為何?”

    李世民有些意外,緊接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意圖不明,但臣認為其舉族而至,定然不是入侵掠奪,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沉已然去信讓甘州,沙州,進行戒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朕倒是覺得,搞不好這契苾部是想歸入我大唐。”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