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我與師兄去流浪 > 第九十四章 十年住寒山
    “此時今日,便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“這時候才發鴿信,你就不覺得晚了點?”

    男子雖然受傷,卻依舊神色淡然:“我無故發什么鴿信?”

    “鴿子是這天地間的靈鳥,你把我的房子毀了,難道,還不允許它們找個新家?”

    女子“噗”的一聲,眼中紫光閃動,道:“鴿子既然去找新家了,也算是你安排完了后事啦,你不妨,就此安靜地與這個美好的世界告個別吧!”

    嫣然一笑中,爆燃的劍光再次將男子籠罩。……

    趙小白穿行在雨巷,邁著不急不緩的步伐,可他一步跨出,人卻已在三丈之外。

    就如同一個雨中的魅影,行人只覺眼前似有什么東西一閃,卻只能看到他踩起的水花……

    靈識中多處示警,這一次戰斗想必是蓄謀已久,多點開花。在這陽都城中,如此規模的群毆,除了歃血盟與神武衛,任誰也沒有這么大的手筆。

    其他的地方暫時顧不上,那個地方,就在那個地方……迷漫的劍氣就是最好的指引。

    我若不去,這道凌厲的劍氣明顯已有搬山之勢,大師兄雖然多年在外歷練,但也未必能敵得過。

    若是大師兄遭遇不測,在這城中堅持斗爭的同伴,想必沒誰能捱得的過去,那牽涉到的可就不僅僅是數百條生命……

    情況已是十萬火急。

    白帖兒姐姐帶給了我久違了的家的溫馨啊,我居然就此睡過頭了啊。我原本昨天就該去先見見大師兄的啊。

    眼下就算我這么拚命趕,會不會還是晚了?

    大師兄啊,希望你能更多地拖延一點時間……

    靈識中猛地一震,可還未等他作出反應,一柄墨色的長槍遽然穿透雨簾,如青蛇般刁鉆地迎面刺來。

    這一擊似乎已等待得太久,附著的真氣如同猛烈的怒火,卷起風中的雨滴,把小巷兩邊的石墻都激得“嗤嗤”直響,就連潤濕的空氣似乎都已經開始燃燒。

    咦,這槍法這氣息是如此地陌生,莫非這來的竟然是個魔族?

    不錯,雖然一條黑巾遮住了他的容顏,但他渾身散發出來的強橫味道,毫無懸念地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魔族么,好。

    這是我妖族的家園,你的家在數千里之外,我今日就送你回家。

    …身前兩丈之地,小巷轉角處,驀然沖出三五條穿著斗篷的人影,一聲不吭地猛沖而來……趙小白身形連晃,穿入石墻,飛身一座閣樓之頂,手中長劍反射出迷蒙的水光。

    喲,居然如此縝密,這么算無遺策嗎,連我昨夜才進城都被算計在內,被當作了下酒菜了?

    對了,一定是那日遇到鮑如黑那混蛋時,不忍心下殺手而逃掉的人逃到了這里,從而讓這邊的神武衛猜到了我的行蹤。

    可是,這特么也太小瞧我了吧…居然只來一個騰空中境,一個破玄初境,四個凝脈小修士?

    遠處吃緊,此地宜速戰速決!趙小白眸光一閃,也顧不得那柄長槍主人的震駭與驚愕,直接用法術,不打算留活口。

    小巷中數人正欲躍起,小妖的身影卻猛然下沉,這幾人只覺眼前一花,似乎,在空氣中快得有些扭曲變形的影子,只是晃了一晃就鉆進了土里?

    還沒等他們返個神來,“啪噠”一聲,地面突然陷落,那名破玄修士與四個凝脈修士齊齊沉入泥洞,赫然發現,有帶著尖尖倒刺的木樁,穿透了身體。

    土屬性法術殺招:寸土豈能讓與他人。

    那手持長槍的家伙一聲長鳴,身體直直飛起,躍出泥洞,可土中一道身影比他更快。一道明亮的劍光刺破雨幕,他倒栽的頭顱看到了自己向上躍起的雙腳。

    自研身法:幻影步。功法來源:凌波飄渺步,照影心經。

    彈指之間,六人全部了帳。

    差距原本也沒這么大,可沒人想到他會法術,更沒有人想到,他那來自游戲空間的輕身之法。

    趙小白知道,對方顯然是昨夜就盯上了他,只是沒怎么弄明白他趙某人的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若從境界的角度看,在中山比武時,他暴露出來的境界,可不正好是騰空初境?

    如此說來,派一個騰空境,一個破玄境,外加四個凝脈境,已算是格外謹慎小心了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是在烏蒙山探過寶的人,都應或多或少地知道我不僅僅是個劍修啊,蕭澈與蕭汐泠不知道嗎?神武衛不知道嗎?

    哼哼,就憑這么幾個人也想咔嚓了我?

    …此時不容他細想,得去救火啊,既然亮明了身份,他就此不再掩飾行藏,化身一道輕煙飛向河邊。

    落花酒棧。

    簡師秀一招不慎,大意受傷,可他終究不是弱者,駢指止血之后咬牙再戰。瞬時之間,雙方打得霧氣蒙蒙,劍氣縱橫,卻一時局面膠著,難分難解。

    易夜情靈識隱隱,一直在注意城內各攻擊點的動靜,已然感知到了伏擊的那一路人馬出了意外。

    這使她心中十分驚訝:怎么!這小妖,這才多久不見,竟然變得如此狡計百出了?似乎比料想中的更要厲害一些?

    糟糕!還是有些失算了。這一路如果折掉,那可就有些麻煩。

    …反反復復幾次慘烈的爭斗,都沒能拿下城里的歃血盟。這一次,神武衛在陽都城下了血本,費心地調動了附近的幾乎全部人馬。

    這本是萬全之策啊,魔族大軍已在廣慶衛方向、鎮海城方向分別發起猛攻,簡師秀如甕中之鱉,不可能得到強援……

    哪知這該死的小妖突然憑空出現,徑赴陽都而來!

    為了截殺這家伙,我也算是極度小心了。特意針對性抽調了魔族好手,原打算伏擊他的這一路人馬一擊得手,便要就近去支援最近的攻擊點。

    哪知……

    簡師秀狡兔三窟啊,人手本就有些捉襟風肘,分出人手伏擊那小妖本就是不得已而進行的臨時布置,人手也是從各攻擊點臨時抽調的……

    如今折了這一路人馬,旁邊幾個攻擊點多半也要出問題!

    這可就是連鎖反應,整個大局都要受到牽連……

    不行,我得趕緊砍死這姓簡的,火速前去支援!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