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我與師兄去流浪 > 第九十二章 金錢幫的構想
    趙小白點頭,虧她一個個的記得這么清楚,看來,她倒是個重情義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到了陽都?又怎么會……在門口畫了個魚鷹?”

    趙小白問道。

    按理說,這女子應該在連城,雖說那里必定是很早就已陷落,可現在這里不同樣已在魔族的鐵蹄下了嗎。

    “因為李小魚啊,怎么,你不是認識他嗎?”

    “他每次到這里,總會告訴我關于你的消息,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很多年。可是,最近他不來了,因為,淪陷區實在太危險。”

    趙小白沒有吱聲,他很好奇白帖兒怎么會認識李小魚。李小魚這個小混混,雖然只是個蹩腳的俗世煉氣士,可不管怎么說,也已算修行中人。

    看的出,白帖兒卻與修煉半毛錢關系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李小魚去過你我的家鄉,他去幫你找你的琴兒妹妹,你不知道嗎?”

    趙小白搖頭,這小子怎么知道我老家在哪兒?哦,也許,究竟他時常來糾纏,或者哪次喝醉了的時候,與他說起過童年吧!

    我是那么的孤獨,這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人他都沒有能夠找到,卻在連城找到了我。從那時開始,我的酒店就越開越大了,因為,這是魚蝦幫的酒店。”

    趙小白終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覺得,那個看起來面目可憎的青年,那個總是借口要買葡萄,拎著好酒好菜偷偷溜上山的家伙,可沒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“但現在這里,是如此的不安全,他為什么不讓你往后撤?”

    趙小白覺得,這小子既然在偷偷安排自己身邊的事,就不該讓白帖兒在此冒險。

    “是我自己要留下來的,因為他曾說過,早有那么一天,你一定會來這里。”

    趙小白抬頭,不解。

    小女子淺淺喝了口茶,以袖掩面的樣子讓趙小白看到了她少女時代的影子。

    是的,她那時總是這樣,這一點根本就不像草原上的女孩。

    當然,她很淘氣的。

    記得那時,自己雖然還只是個流著鼻涕的褲衩童子,可也時常跟著烏木兒之流,趴在她家帳篷外的草叢里,興致盎然地偷看她被她的母親責罵的糗事。

    至少有不下三回,親眼看到可憐的白帖兒,被她壞脾氣的母親黑桑大媽扒了褲子,露出白晃晃的屁股腚,大耳刮子扇……

    “李幫主說,你大師兄在這里,你遲早都會來。”

    “他還說,你雖然一直窩在山上,可他知道你總有一天會下山看世界,即使行蹤無定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葉浮萍歸大海,人生何處不相逢。嘻嘻。”

    她笑起來的樣子,果然比被她母親扇哭的樣子要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“他算得可真準啊!這不,今日這里,就是你絕佳的下榻之所。”

    趙小白大生感嘆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李小魚什么時候竟做了幫主了?不是說一直只是個狗頭軍師嗎?”他瞇了眼睛問道。

    “啊,你們做仙人的,總是高高在上,自然不會關心普通人的微末小事,他就是被人砍死了,你大約也不會往心里去吧!”

    這已經有點責怪了,但讓趙小白感到親切,他還是沒有吱聲。

    女子對他斜了一眼,又說道:“你不知道,自從魔族打過來,我魚蝦幫的老幫主就退位讓賢了。你現在名頭越來越大,因為這層關系,李小魚就被推選為幫主了。”

    因為我的關系?我與李小魚什么關系?

    趙小白有些迷惘,歪頭想了想,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世俗中的幫會,甚至小的散修門派,能與正經八百的修仙門派中,有頭有臉的人物搭上關系,就是一種讓人羨慕的資源與背景。

    這么說,我現在……唔,我當然也算有頭有臉的修仙之士了。

    然后,趙小白又問了些陽都的情況,白帖兒居然所知甚多,看來,她可并不單是白帖酒樓的老板娘那么簡單……

    原來魚蝦幫在陽都還開了兩家米店呢,還有一家綢緞行呢,在其他的地方,甚至在虞王國,也有分店呢……

    這個李小魚,生意是越做越大了。他有這樣的奸商頭腦,如果生在那邊的世界,估計就沒“二馬”什么事。

    也許有一天,自己與紫月小師妹,可以憑著魚蝦幫,完成人生的小目標哦。若是那樣,到時候就改名叫做金錢幫吧。

    就在轉瞬之間,趙小白心里打定了主意,準備將魚蝦幫收入囊中了。這沒有問題,毫無疑問,李小魚樂見其成。

    “城內現在勢力復雜,許多江湖幫派的殘部,散修門派的弟子門人都在這里落腳。若說最大的勢力嘛,自然是……歃血盟。”

    “歃血盟與陽都的神武衛,兩家明爭暗斗地也打了不知多少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白帖酒樓啊,就是你北山上的李笑月大師姐來了陽都,也定是要到這里落腳的呢。”

    聽到“李笑月”這個名字,趙小白頓時吃了一驚,問道:“她也來這里?她來干啥,都來陽都幾回了?”

    “她來了不下兩回了吧,她來一回,這城里就亂一回,打得雞飛狗跳的。她如今是歃血盟的副盟主啊,你說她來干什么?”

    趙小白終于笑了笑,心道:沒想到,這個無涯峰上的掌門大師姐,北山派第二代的臺柱子,竟然做了個特務頭子了?哈哈。

    聽白帖兒這語氣,這位李大師姐似乎還干的如魚得水,人見人怕,花見花謝……

    想了想,順口問道:“現如今,我大師兄的堂口設在哪兒?”

    白帖兒頓時壓低了聲音,說道:“這可是機密啊,我其實都不是很清楚,聽說是在老城區甬江邊上開了個賣酒的鋪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他是這城里魔族神武衛頭號獵殺的目標,可只要他還在陽都,歃血盟的主心骨就在,明里暗里與歃血盟有關系的人,就相對安全。

    “這里面,當然也包括我這個酒樓,還有魚蝦幫在城里的其他產業,”

    趙小白點頭,這好理解。

    沒有干翻我大師兄這個潛伏在城中的頭目,神武衛若敢對歃血盟的邊邊角角動手,必定會遭到猛烈的報復。

    如此說來,大師兄干這個行當,干的是風生水起!

    想到大師兄那副落拓書生的模樣,怎么也與運籌于帷幄之中不太沾邊,趙小白不禁搖了搖頭,決定不再問其他,嘴里說道:“我餓了,先弄點東西來吃。”

    看到白帖兒總是不經意地靠自己很近,他心下遲疑,人小鬼大地想道:要不要對她說,沒事離我遠一點?

    剛才進門之時,有意無意地說錯了話,總這么挨呀擦的啊,怕是店里的小二真要以為我會吃她了。

    ……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