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天才雙寶:傲嬌前妻抱回家(葉唯陸霆琛) > 第1368章 戰煜城蘇茶茶番外:他會以死謝罪
    她的背上,有很多極深的傷痕。

    往下一些,那傷痕,更是深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猛地將她的衣服掀起,只見近腰的地方,有好幾道猙獰的、深陷的傷痕。

    那些傷痕,有一道像是被刀子重重割過留下的,還有好幾道,不像是用刀子留下的,倒像是用尖銳的鐵鉤之類的利器,狠狠鉤爛了血肉留下了。

    他幾乎可以想象到那副畫面,蘇茶茶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,有好多人獰笑著拿著刀子,狠狠地往她身上割,更過分的,是還有人拿著尖銳的鐵鉤,狠狠地刺入她的血肉,傷得她血肉模糊,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輕輕地撫摸著這幾道難看的疤痕,戰煜城心中那些澎湃的旖旎,快速散去,只剩下化不開的錐心之疼。

    上輩子,他跟她做,都純粹是為了羞辱她,他還從來不曾仔細看過她的身體,竟不知,她的身上,還有如此可怖的傷痕。。

    “蘇茶茶,是誰傷的你?!你告訴我,是誰傷的你?!我要殺了她!”

    戰煜城恨得雙拳緊緊攥起,他手背上青筋暴起,額上的青筋,也是突突直跳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是真的起了殺心,他想,將狠狠地抓著刀子滑過她的身體的人挫骨揚灰,他想,將用鐵鉤傷她的人,千刀萬剮。

    “戰煜城,都是你派去的人,誰傷的我,重要么?你若是真想殺,也該是殺了你自己,你舍得對自己下手么?!”

    聽著蘇茶茶這帶著嘲諷的笑意的聲音,戰煜城大腦倏地驚醒。

    是了,她會受這么重的傷,都是拜他所賜。

    雖然真正對她施暴的幕后黑手是安寧,但若不是他殘忍地將她送進監獄,一次次縱容安寧,她也不至于,留下這遍體的傷痕。

    他得,還她一個清白,哪怕顛覆了海城,顛覆了這個世界,他也會還她一個清白。

    他也會,讓所有傷害她的人,都付出最慘烈的代價,包括他戰煜城。

    戰煜城顫抖著抱住蘇茶茶,“蘇茶茶,對不起,給我些時間,等我找出所有傷害過你的人,若你想要我的命,我愿意以死謝罪!”

    他該死,但現在,他真的還不能死。

    安寧和安康,還沒有付出代價,他還沒有將安旭給揪出來,她的身邊,隱藏著太多太多的危險,他必須,得盡快鏟除所有的障礙!

    上輩子她被安康害得流產,還被安旭扔掉了一個孩子,那樣的悲劇,絕對不能再重新上演一次。

    蘇茶茶本來還恨戰煜城恨得渾身發顫,但不知道為什么,他說他愿意以死謝罪之后,她心中莫名有些難過。

    仿佛,他真的會死。

    而她竟然還,不爭氣地不想要他死。

    戰煜城今晚本來是想討好地給蘇茶茶擦擦身體,趁機占點兒便宜,增進一下他們之間的感情的。

    但看到她近腰的地方的傷痕后,他是真的沒臉占她的便宜了。

    他覺得,他這樣的人,多碰她一下,對她,都是一種褻瀆。

    所以后來,他沒有再不要臉地非要給她洗澡,而是讓女護工過來幫她擦拭的身體。

    戰煜城本來是想要一直在病房里面守著蘇茶茶的,但戴軍匯報,他那邊有了安旭的消息,而且,發現了他的行蹤。

    戰煜城絲毫不敢耽擱,他把蘇茶茶交給葉唯照顧,就坐了一大早的飛機,親自去國外把安旭給揪出來,再讓他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蘇茶茶特別討厭醫院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好多好多次,她在監獄中,都快要死了,永遠解脫了,她就會聞到醫院消毒水的味道,隨后,就又回到了那座人間地獄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葉唯擔心她的身體,不讓她出院,硬逼著她住了一周。

    一周后,蘇茶茶怎么都不愿意繼續待在醫院,葉唯沒轍,只能給她辦了出院后續。

    出院后,蘇茶茶還是回到了流年上班。

    她在流年,的確是有過不美麗的記憶,不過,那些人若是想要找她麻煩,不管她躲到哪里,他們都不可能放過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根本就沒有必要躲。

    蘇茶茶的手上,抹了葉唯給她帶來的藥膏,她的藥膏,真的很管用,傷口愈合得特別快。

    而且,葉唯還很驕傲地告訴她,多抹幾天,她手上的傷口,不會留下疤痕哦!

    女孩子都是愛美的,手上不用留下許多難看的疤痕,蘇茶茶還是蠻開心的,只是,她缺失了一根小指,就算是手上沒有別的傷痕,她的左手,也好看不了了。

    蘇茶茶手上的紗布已經拆除,看到她手上的傷痕,傅知知難受得都掉眼淚了。

    她一個勁兒地自責,說是都怪她不好,要不是為了救她,她也不會傷成這樣。

    蘇茶茶不擅長安慰人,只是小心翼翼地擦去了傅知知小臉上的淚痕。

    她心中清明得很,林霄他們就是故意找她不痛快,他們想要折磨的人,從來都是她,跟傅知知有什么關系!

    蘇茶茶今晚登臺唱歌,還有些擔心林霄他們又會來找她麻煩,不過直到下班,他們幾個也沒有出現,這一晚上,倒是難得的平靜。

    流年中員工的工作時間,是從下午五點到早晨五點的,蘇茶茶和別人不一樣,她一晚上只需要在那邊唱三五首歌就好。

    蘇茶茶離開流年的時候,已經接近凌晨,這個時間點,流年外面打車很容易。

    她站在一旁的路口,正想打車回家,一個喝得爛醉的中年男人,就從一旁沖出,用力將她往一旁的巷子拖了幾步,就將她按在了墻上。

    “蘇茶茶?老子看上你很久了,來,老子給你錢,今晚好好陪陪老子!”

    說著,那男人就從錢包中掏出了一大摞錢,不容分說地塞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蘇茶茶只唱歌,不陪酒,更不出臺,她自然不可能讓他得逞,她想要狠狠地將他塞到她身上的錢砸他臉上,但他按住了她的雙手,影響她發揮,她只能冷聲對他開口,“放開!”

    “放開?!誰不知道,你蘇茶茶就是假清高,給錢就能上!錢我都給你了,我為什么要放開!”

    說著,那男人就開始扯她身上的衣服,他那混雜著酒氣與腥臭味的唇,也一點點往她臉上貼去。

    蘇茶茶臉色大變,她手筋嚴重受損,雙手本就使不出力氣,再加上她現在掌心的傷還沒完全好,她根本就推不開這個一身蠻勁的醉漢!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