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天降我才必有用 > 第五百七十四 餓死我了
    葛文修出來的時候眼睛也紅紅的,他們姐弟倆感情很深,發生這種事最難過得就是他,張弛聽說葛文琴也沒什么危險,安慰了葛文修幾句就向他告辭。

    離開急診室,張弛才想起只顧著陪著葛文修,忘了改簽高鐵票,已經晚了點,車早就開走了,只能在手機上重新訂票,剛剛打開訂票頁面,干爹葉錦堂的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兒子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張弛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你來一趟滬海,我有急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張弛本來打算回京城呢,可干爹召喚也不能不去,他問了下什么時候,葉錦堂非常著急,讓他馬上動身,買好車票之后把信息發給過來,他會派司機去火車站接他。

    張大仙人有些納悶,葉錦堂有點十萬火急的意思,按說不應該是因為思念自己的緣故,他和葉錦堂相處融洽,可還沒到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地步,干兒子畢竟不是親兒子,跟葉華程相比肯定不是一個量級。

    不過張弛現在回京也沒什么重要事情,去滬海轉轉也耽擱不了幾天,而且從省城去滬海本來就沒有多遠。于是直奔高鐵站,買了一張最近時間的高鐵票,前往滬海,上車前把車次發給了葉錦堂。

    因為葉錦堂催得急,張弛連中午飯都沒顧得上吃,下了高鐵,葉錦堂的司機已經在出站口等著了,張弛去衡店的時候見過他,司機殷勤地過來幫張弛拎包。

    張弛笑道:“不用麻煩,沒多少東西,我自己拿就行。”感覺有點餓,往一旁的面館看了一眼,很想先吃碗面墊墊,人是鐵飯是鋼,一頓不吃餓得慌。

    司機道:“葉先生等著呢。”

    張弛聽出人家是催促自己抓緊的意思,只能忍著餓,跟司機一起來到停車場上了勞斯萊斯,從口袋里摸出一片口香糖先嚼著。

    葉錦堂在浦江邊有房產,雖然別墅的面積不如張弛北辰那棟大,可位置決定價格,這棟別墅要比張弛的那棟貴十幾倍。

    張弛本以為只有葉錦堂一個人過來了,可到了才發現干媽宗寶珠也在,張弛雖然來得匆忙,還是沒空著手,特地帶了兩只鹽水鴨,葉錦堂問道:“你吃飯了嗎?”

    張大仙人今天就吃了一頓早飯,現在都下午五點了,真是被餓慘了,趕緊回答道:“還沒吃。”

    葉錦堂的理解就是他晚飯沒吃,向宗寶珠道:“去明宮定個房間,咱們回頭出去吃。”

    宗寶珠笑著點了點頭道:“我去訂!“走的時候,又特地看了張弛一眼。

    張大仙人總覺得她的目光有點古怪,還有那么點的憂傷。

    葉錦堂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:“離吃飯還早,咱們先談點事情,書房吧。”

    張弛心中這個郁悶啊,什么叫離吃飯還早?我都餓得前胸貼后背了,還是怪自己,為什么趕這么急,在高鐵上次份盒飯也行啊,餓死我了。

    葉錦堂和張弛進了書房,讓傭人送了兩杯咖啡,張大仙人平時不喜歡加糖,這次多加了幾塊方糖,太餓了,實在是有點頂不住。要說今天消耗量太大,早晨一早齊冰翻身上馬縱馬馳騁,送走齊冰,又為了葛文修奔波了半天,從醫院出來馬不停蹄又來到了滬海,一直都是消耗,連補充能量的機會都沒有,干兒子到底是干兒子。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有件事我必須跟你說一聲,家成病了。”

    張弛愣了一下,家成是葉洗眉的兒子,葉錦堂的外孫,自己跟他的關系就是干外甥,但是他和家成總共也就是春節接觸了一陣子,那小子不知中了什么邪,總喜歡追著自己叫爸爸,當時搞得張弛非常尷尬。

    原來葉錦堂把自己叫到滬海是為了告訴他家成病了,這就有點不同尋常,如果自己知道家成病了,干舅舅探望干外甥也算人之常情,可在自己不知道的狀況下,葉錦堂主動通知自己總感覺有些不合常理,張弛暗忖,葉錦堂肯定有事,而且這件事十有八九和家成有關。

    “家成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再生障礙性貧血,很嚴重。”

    張大仙人聽到這里秒懂,葉錦堂是找自己求助來了。

    葉錦堂顯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兒子,我知道有點冒昧,也有點荒唐,家成一個月前發病,病情進展很快,開始我擔心這事情會影響洗眉,都沒告訴她,可后來發現病情比我們想象中嚴重,才通知她,我請了許多血液病的專家,他們都認為想治好家成的病必須要進行骨髓移植。”

    張弛明白了,葉錦堂是想讓自己捐獻骨髓救他外孫,其實他對救人的事情并不排斥,可葉錦堂的確有些荒唐,就算我愿意捐,我的骨髓也未必可用。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我開始沒想找你,比對了許多捐獻者,可配型都沒有成功,我和你干媽還有你姐全都做了配型實驗,連他親爺爺,親伯伯我都找了。”

    張弛心說你找了也沒用,本來陳家成就是試管嬰兒,捐精的是誰都不知道,他心知肚明,葉錦堂高度懷疑外孫就是他的種,張弛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,要說這孩子長得也忒像自己了。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有些事情并不是花錢就能辦到的,所以我才想到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弛道:“干爸,您別說了,我去配型,如果我的骨髓能用,我絕對眉頭都不會皺一下。”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太好了,我就知道你這小子仗義,干爸心里過意不去啊,你也別害怕,現在醫學那么發達和過去不一樣了。”

    骨髓移植其實就是健康人捐獻造血干細胞,然后輸注給病人,由這些新的造血干細胞來重建患者的血液及免疫系統,最早的時候,方法比較原始,都是通過抽取骨髓來獲取造血干細胞,捐獻者在局麻或全身麻醉下從髂骨采集1000ml左右的骨髓。

    現在最新科技都是外周血的造血干細胞移植,只需要用動員劑讓骨髓中的造血干細胞來到外周血中,再用機器把需要的干細胞采集出來,通常只需200-300ml,相當于一次的獻血量,這種方法已經成為目前的主流,對捐獻者的身體損害很小。

    骨髓移植,要求人類白細胞抗原配型必須完全匹配,通常狀況下同卵雙生兄弟姐妹之間這個概率是100%,非同卵雙生或者親生兄弟姐妹是25%。最新醫學上又取得了進展,國內成功開展了單倍型移植技術,只要求HLA配型部分相合,子女或父母都可成為合適供者。

    然而在沒有血緣關系的人群中,找到匹配供者的概率實在是太渺茫了,只有1/50000一1/100000的機會,供者缺乏始終是個世界性的難題。

    葉錦堂也是沒辦法才想到了張弛,外孫和張弛長得實在是太像,他和妻子私下就懷疑過,關乎自己的女兒的名譽,他們不好正面詢問,只能旁敲側擊,葉洗眉倒是堅決否認,而且因為這件事和父母發生過爭吵,他們兩口子也就準備不再追根溯源,查出來也毫無意義,反正女兒婚也離了,孩子也生下來了。

    可這次外孫突然發病,讓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件事,很自然就想到了張弛。

    葉錦堂聽說張弛答應去配型頓時喜出望外,又讓張弛放心,這件事肯定會秘密進行,葉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,張弛配不上倒罷了,萬一配上了,這事情基本上就是板上釘釘了。

    張弛說也不用去明宮吃飯了,讓他們隨便給弄點吃的,然后就去醫院做配型實驗,畢竟家成年齡太小,越早得到救治越好。

    葉錦堂感動之余又覺得張弛是真關心自己的外孫,越發懷疑自己的猜測,他給負責家成治療的專家打了個電話,專家建議最好不要吃飯。于是乎張大仙人心念念的晚飯也沒了,既然決定做好人,只能硬著頭皮做到底,餓著肚子跟著干爹干媽去了醫院。

    張弛先去做配型實驗,這家醫院不但是國內的頂尖血液病醫院,在國際上也屬于一流水準,配型結果明天就能出來。

    取樣之后出來,看到葉錦堂夫婦始終都在外面等著,張弛道:“干爸,干媽,你們等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葉錦堂道:“別緊張。”其實他比張弛緊張多了。

    張弛道:“我不緊張,希望我能和家成配型成功吧。”他認為自己和陳家成配型成功的可能性幾乎為零,畢竟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系。

    張弛提出去看看家成,他們一起來到病房,為了避免外部感染,家成目前住在無菌病房里,隔著玻璃窗能夠看到家成躺在小床上,還打著點滴,葉洗眉穿著無菌隔離服坐在床邊,肩膀一抽一抽的,顯然在哭。

    看到此情此境,張弛心中實在不忍,他甚至希望自己能配型成功了,葉洗眉也算多災多難,好不容易才擺脫了陳天閣那個混蛋,有了自己的事業,現在兒子偏偏又生了重病,張弛沒有進去,其實現在說再多話也無法安慰葉洗眉,一切只能靜待配型的結果,希望明天一切順利。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