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張若塵萬古神帝 > 第2660章 天女殿下
    宇宙中的各大古文明,曾經大多都是萬古不滅大世界,雖然世界毀滅,可是依舊有底蘊保存下來,能棲身秘境,繼續繁衍發展。

    他們傳承強大,擁有種種神秘,即便是地獄界都頗為忌憚,否則,不會等到現在,才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千星、艷陽、北斗、巫神,四大文明傳承最是悠久,號稱古文明中的四大巨頭,擁有與天宮談判的資格。

    到目前為止,天宮和天庭各界,對古文明的了解,依舊十分有限。他們如同藏在霧中,能夠看見,卻無法完全看清。

    各大古文明的使者,都很熱情,個個修為不俗,彰顯出十足的誠意。

    沒辦法,張若塵四人,個個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舒庸是書界第一強者,華春秋是畫界第一強者,張若塵化名的書千癡修為深不可測。

    最厲害的,還是要數項楚南,背靠真理神殿,取了真理神殿殿主的獨女,據說深受殿主喜愛。這來頭,大到天上去了,整個天庭都找不出幾個比他身份更高貴的人物。

    項楚南雖然沒有出手過幾次,但是,先前能夠輕松破解審判宮大宮主的攻擊。并且還顯露出“宇宙無邊”的界形,一身實力,已是毋庸置疑,堪稱俗世巔絕。

    如此強者,如此背景,誰不想拉攏和結交?

    張若塵在人群中尋覓,可是,沒有看見天初文明的修士。

    各大古文明的使者連番邀請,項楚南不好意思拒絕,正要答應某一位使者的時候。旁邊,張若塵嘆息一聲:“可惜,這滿地的寶物,還沒賣出去。”

    華春秋心領神會,將墨洋的尸體從泥土中刨了出來,先前在戰斗中被掩埋。他悵然道:“六十九階精神力大圣的肉身,怎么也算是一件寶物,為何賣不出去?”

    巫神文明財大氣粗,夏酒立即開價,道:“十枚神石,我收了!”

    華春秋心中大喜,但卻不表露在臉上,義正言辭,道:“君子愛財取之有道,這具尸身我定價五枚神石,決不允許任何修士哄抬價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!華先生不愧是謙謙君子。”

    夏酒取出五枚神石,買下了墨洋的尸身。

    巫神文明勢力強大,不懼天堂界的報復。

    再說,天堂界還不至于因為這么一件小事,與巫神文明交惡。

    夏酒看中了墨洋的皮,那是真正的幻道至寶,一位接近精神力神靈的強者的一生心血。但是,盯了一眼牌子上的價格,他卻是微微皺眉。

    五萬枚神石。

    天價!

    夏酒之所以皺眉,并不是覺得張若塵獅子大開口。實際上,墨洋的皮,值這個價格。

    而是因為,他只是一個使者,沒有攜帶這么多的神石。

    要調動這么多神石,得天子殿下才能做決定。

    跗骨的十二只羽翼,圣源、圣心、圣腎……等等寶物,都價值高昂,不是他們這些使者,可以拍板決定。

    夏酒道:“四位不如先隨老夫前去天子殿下的莊園,天子必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價格。”

    艷陽文明的使者,道:“還是先去艷陽文明吧,我們天子殿下一貫好客,而且,對半神的寶物十分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殺過一位艷陽文明的天子,結下深仇,顯然,艷陽文明又有新的天子誕生,倒是不知是個什么樣的人物?

    “這些寶物,本天女全要了!”

    魚晨靜與十多位千星文明的大圣一同行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,根本不看地上的貨物,也不看牌子上的價格,只盯著張若塵,美眸閃閃瑩瑩,道:“書先生,開個價吧!”

    “就按牌子是的價格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一位千星文明的老者清點了一番,隨后,從一件空間秘寶中,取出三箱神石,放到張若塵面前,一共十三萬六千四百枚。

    三只箱子都巨大無比,里面神光絢爛。

    華春秋和舒庸雖是無上境大圣,可是,卻從未見過這么多神石,一時間,被震撼得有些失態。

    “半神的尸身,價值這么高嗎?”華春秋驚嘆一聲,心中動起了某些念頭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以他的修為,敢打半神的主意,與找死無疑,于是連忙收斂心神,打消心中一些不切實際的念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走了十萬枚神石,道:“剩下的,你們三人分了吧!”

    華春秋沖上去,抓起箱子中的神石,道:“不行啊,無功不受祿,我已經得了十枚神石,怎么好意思再分?”

    舒庸道:“先前賣戰貼,我分了五十枚神石,已經知足。這些神石,的確與我們無關,書兄,我知你慷慨,可是我們并非愛財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與你們無關?若非你們三人在此,我想將這兩具尸骸賣出去,首先便是過不了審判宮的那一關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直接得很,道:“你們兩個別廢話了,這些神石,一起分了!書兄是看出你們二位缺少神石購買修煉資源,所以,修煉進度緩慢,有意幫你們一把,卻又不好明說,傷了你們的自尊。你們那么扭扭捏捏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話被挑明,舒庸和華春秋對視苦笑。

    隨后,二人對張若塵深深一拜,與項楚南一起,分了剩下的三萬六千四百枚神石。

    項楚南說得沒錯,他們的確是缺神石購買資源,這個人情,只能默記在心中,今后慢慢償還。

    魚晨靜臉上始終掛著笑容,道:“四位,今晚本天女在彩霞別院設宴,不知可否賞光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天女殿下親自來請,誠意滿滿,而且出手如此闊綽,我等哪里還有拒絕的理由?”

    “對啊,出手太闊綽了!若是千年前,我早些遇到天女殿主,肯定將你畫入《九仙美人圖》,那位瀲曦大宮主就不該畫她。”華春秋對瀲曦依舊有怨氣,畢竟挨了一劍。

    魚晨靜打趣的道:“華先生這次來紅塵大會,不如再畫一幅美人圖?”

    華春秋搖頭,道:“紅塵大會,天下英豪齊至,絕世強者齊出,畫美人圖,不如畫《紅塵絕世圖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四人,隨魚晨靜和千星文明的修士離開。

    別的古文明的使者,雖然很無奈,卻無話可說。畢竟,千星文明的天女親自出面,這面子給得太大了,任何修士都不可能拒絕。

    紅塵絕世樓給各界的修士,都安排有住處。

    千星文明修士的落腳點,在化神島。

    島長一百余里,長滿古松奇竹,有圣泉流動,又有道鎖密布,神紋如織,精神力再強的修士,也休想在島上施展開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神,也休想撼動此島。

    一座座古建筑,沿海而建,錯落分布。

    千星文明不愧是古文明派系的四巨頭之一,彩霞別院中,處處都透著神異。有一張神紋圖錄,懸浮在別院中上空,神紋鏈條籠罩四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略微多看了一眼,便是被魚晨靜察覺。

    她道:“這張神紋圖錄,是本天女從千星文明帶來,由一位渡過了三次元會劫難的古神親自刻下。任何修士,想要強闖彩霞別院,都得付出巨大代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作不解的模樣,道:“在紅塵群島,難道還怕有人襲擊?”

    魚晨靜笑而不語,繼續向別院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魚晨靜似乎是專門接待他們,沒有邀請別的修士。

    他們聚在一座古亭中,有絕妙神釀,也有美味佳肴,更有姿容美貌的女圣,在院中漫舞和彈奏,氣氛并不熱鬧,卻給人一種清靜感。

    一陣寒暄之后,魚晨靜忽然問道:“書兄在本源之道上的造詣,似乎挺高?”

    張若塵了然,肯定是和舒庸寫戰貼的時候,被魚晨靜這個本源掌控者,察覺到了一些端倪。他處變不驚,笑道:“修煉過,但,和天女殿下無法相比。”

    魚晨靜面露異樣的笑容,紅唇微翹,道:“可否冒昧的問一句,書兄是不是掌握有本源奧義?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舒庸、華春秋、項楚南看了看,發現他們依舊自顧著喝酒暢聊,聽不見他們在密談。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如此模樣,魚晨靜便知自己猜對了,她道:“其實,本天女也掌握有本源奧義,而且是本源掌控者,所以書兄在調動本源奧義之力書寫戰貼的時候,才會被我發現蛛絲馬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大圣掌握奧義,可是秘密,不能隨便亂說,小心惹來殺身之禍。”

    魚晨靜卻沒有什么忌諱,繼續說道:“在本源神殿沒有出世之前,天地間的本源奧義少之又少,全部都掌握在一些神尊級的人物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恒古之道的奧義,的確不是普通神靈有資格掌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魚晨靜緊緊盯著張若塵的雙眼,道:“所以,我很好奇,千年前,書兄是不是去過本源神殿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知曉這位千星天女聰慧絕頂,最懂得抽絲剝繭,任何一絲破綻暴露在她面前,都會被她挖出真相。

    “天女殿下能夠從神尊那里得到本源奧義,我為何不能?昆侖界也有絕代神靈。”張若塵端起酒杯,喝下一杯酒。

    魚晨靜道:“我見過了石皇和劍皇,他們身上殘留有精純的本源力量。別人或許不知他們的來歷,可是,本天女卻知,一千年前,他們乃是真龍島上的五位霸主之二,與龍煞皇齊名。龍煞皇乃是被我的一位好友收服,成為了坐騎。書兄,可知當年真龍島上的惡戰?可知是誰收服了龍煞皇?”

    “天女殿下到底想說什么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魚晨靜手肘撐在桌案上,瑩白如玉的手指按在下頜處,以更近的距離盯著他,檀唇中吐出酒香,道:“地獄界有消息傳出,失蹤一千年的天運司司空宮南風,回到了神殿,并且將神器天樞針帶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天女殿下的消息真靈通。”張若塵夸贊了一句。

    魚晨靜道:“你不覺得,這很不可思議嗎?天下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,可是一千年后,他又出現了!你說奇不奇怪?”

    “挺奇怪,也挺有意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求月票!

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浙江快乐十一选五开奖 中国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 福建11选5 九鼎期货配资 免费时时彩平台程序 甘肃11选五Top10遗漏 广东十一选五高手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今天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 股票配资是赚的什么钱 快三计划网页 2020七星彩走势图 四川配资炒股 泳坛夺金中奖金额